當前欄目:首頁(yè) > 知識大全 > 歷史知識 > 正文
科目輔導
  • 澶淵之盟的“澶淵”,到底在如今的哪里
  • 時(shí)間:2023-09-26 06:41:32        編輯:宗皓        點(diǎn)擊量:1650次
  • 公元1004年,遼圣宗和蕭太后率領(lǐng)20萬(wàn)大軍入侵宋朝,其大軍銳不可當、所向披靡,連破宋朝數道防線(xiàn),一直打到宋朝開(kāi)封的門(mén)戶(hù)澶州城?!上?,澶州防御十分嚴密,遼國拼盡全力也無(wú)法徹底拿下。但就在僵持之際,遼國大將蕭撻凜意外被宋軍射殺,遼國遭遇重大挫折。與此同時(shí),遼國入侵的告急文書(shū)傳遍中央,大宋滿(mǎn)朝大臣無(wú)不恐慌,很多人都主張遷都以避禍,宋真宗也被嚇破了膽,只想著(zhù)逃離......

    一、澶淵之盟

    就在此時(shí),著(zhù)名的宰相寇準站了出來(lái),力勸宋真宗御駕親征。宋真宗雖然膽小,但好在是個(gè)聽(tīng)勸的人,他最終還是鼓起勇氣,來(lái)到澶州,并且登上了北門(mén)城樓。而這邊的宋軍看到皇帝都御駕親征,所有的人也是斗志昂揚。史書(shū)記載:“將士無(wú)不歡呼,聲聞數十里,軍威大振?!彼诬娛繗飧邼q,而遼國卻因為失去統兵大將,蕭太后輟朝五日,士氣日漸消沉。再加上此時(shí)越來(lái)越多的軍隊來(lái)到澶州,蕭太后甚至有被包圍的危險。最終,遼國不得不向宋朝提出談判。

    當時(shí)宋真宗心里也沒(méi)譜,所以一聽(tīng)到對方要和談,立刻表示同意,于是著(zhù)名的“澶淵之盟”便在此被簽訂。

    關(guān)于澶淵之盟的結契,也算是經(jīng)過(guò)了一系列周折。因為寇準反對向遼國和談,所以他對和談的使者嚴厲警告,如果敢于喪失過(guò)多的國家利益就砍了去談判的使者,以至于一向懦弱的宋朝,居然能在談判中獲得較為平等的條件。根據澶淵之盟的規定:宋遼為兄弟之國,宋每年向遼捐10萬(wàn)兩白銀和20萬(wàn)匹絹,從此之后兩國互不侵犯,雙方在邊境開(kāi)展貿易。在往后的歲月里,宋遼之間果然沒(méi)有再開(kāi)戰,宋朝也以較小的代價(jià)換得了巨大發(fā)展空間,一直到金國崛起后,這個(gè)局勢才被打破。而澶州與澶淵之盟也因此成為了歷史的見(jiàn)證點(diǎn),因其意義非凡,而被后人所銘記。

    二、澶州為何是戰略要地

    看到這里,很多人不由得好奇,遼國不是勢如破竹,打得宋朝皇帝都要逃跑了嗎?為何會(huì )停在澶州,而且最終導致大將被殺,全局被翻盤(pán)?!谶@里,不得不重點(diǎn)強調一下簽訂澶淵之盟的地點(diǎn)澶州。

    根據史料記載:澶州“居中國要樞,不獨衛之重地,亦晉、鄭、吳、楚之孔道也?!痹跉v史上便是兵家必爭之地。在歷史上,這里曾經(jīng)爆發(fā)過(guò)的大型戰役并不在少數。著(zhù)名的晉、楚城濮之戰,孫臏、龐涓的馬陵之戰,鄭、晉之間的鐵丘之戰,曹操和呂布的濮陽(yáng)之戰,以及五代十國時(shí)期的后梁與后唐的20余次交戰,都在這打......毫不客氣的說(shuō),澶州是一個(gè)軍事戰略要地,往往決定了一場(chǎng)大型戰役的勝負。而在北宋時(shí)期,宋朝一直沒(méi)收回幽云十六州,導致整個(gè)都城陷入到“一馬平川”的尷尬境地,一旦北方游牧民族騎兵南下,隨時(shí)會(huì )有滅頂之災。而唯一能扭轉乾坤的就是“澶州”,這座城池剛好是位于開(kāi)封以北,毋庸置疑是京師的“北大門(mén)”。只要澶州沒(méi)有被拿下,那么南下的大遼騎兵就絕不敢貿然進(jìn)攻京師。也正因為如此,宋真宗才會(huì )在這里御駕親征,最終傾全國之力,外加上一些運氣,擋住了遼國的大軍,簽訂了和約。

    三、澶州的命運轉折點(diǎn)在何時(shí)

    當然也許有人會(huì )提問(wèn),既然此處如此重要,為何在宋以前該地不怎么出名呢?相比較于大家耳熟能詳的荊州、益州,澶州好像是憑空冒出來(lái)的一般,這個(gè)戰略要地究竟是怎么來(lái)的呢?

    其實(shí)關(guān)于澶州的歷史,還得追溯到春秋時(shí)期的衛國城邑“澶淵”。正如 《水經(jīng)·河水注》所載:“澶淵即繁淵也。 杜預曰‘在頓丘縣南’,今名繁淵,此衛地又近戚田。 ”其中頓丘即今河南省清豐縣。由此可見(jiàn),澶州的歷史是十分悠久的。后來(lái)由于戰爭頻發(fā)、政權更迭、河水泛濫等因素影響,歷史上的澶州數次經(jīng)過(guò)變遷,先后被稱(chēng)為德勝城、澶州、開(kāi)州等。

    客觀(guān)的說(shuō),澶州在五代以前的確不怎么出名,雖然它也經(jīng)歷了一些歷史大事,可終究沒(méi)有被史官們所重視。

    不過(guò)到了五代十國時(shí)期,澶州迎來(lái)了命運的轉折點(diǎn)。公元919年,李存勖為控制河津一帶,派大將李存審在黃河德勝渡口夾河筑柵,并于兩岸修筑南北二城,稱(chēng)為南北德勝城,中間由浮橋連結。出于控制黃河渡口的戰略考慮與需要, 澶州城被設計成了由兩個(gè)半圓中間夾一條黃河的獨特格局。 ——當時(shí)城墻周長(cháng)24里,有4個(gè)城門(mén),城垣南直北拱,狀似臥虎,俗稱(chēng)“臥虎城”。

    李存勖將此處當成進(jìn)軍開(kāi)封的橋頭堡,在這里大規模囤積糧食和軍隊,對該處不斷進(jìn)行興建和擴張,德勝城開(kāi)始初具規模。

    公元923年,后唐憑借德勝城作為橋頭堡果然滅掉后梁政權,只是德勝城在戰后又被拋棄。10余年后,后唐政權被后晉政權取代,開(kāi)封再一次成為首都,德勝城作為開(kāi)封的門(mén)戶(hù)也又得到重視,迎來(lái)了新的擴建。只是后晉政權先天底氣不足,居然當的是“兒皇帝”,而且還割讓了幽云十六州,如此一來(lái),北方再無(wú)任何防御體系??善谶@時(shí)候,后晉皇帝又對契丹人宣戰,于是遭遇契丹南下危機。沒(méi)辦法,后晉政權只能將希望寄托于澶州,于是又將澶州升級為防御州,還將澶州的治所遷移到了德勝城。由此,使得德勝城變成了澶州城??上?,這一切依舊沒(méi)有擋住契丹人,后晉政權滅亡后,又經(jīng)歷了后周與宋朝的變遷。

    開(kāi)封繼續作為首都地位,澶州也因此水漲船高,戰略地位越來(lái)越重要,到宋真宗時(shí)期已經(jīng)成為了應對北方入侵的最后防線(xiàn)。于是就有了開(kāi)頭的歷史,以及由此展開(kāi)的澶淵之盟。

    四、澶州的后續與如今

    不過(guò)隨著(zhù)歷史的變遷,不單當年的澶淵之盟成為過(guò)去,就連大宋王朝也不復存在,那么這座數次改變歷史的古城,歷經(jīng)千年變遷又化身成了哪座城市呢?——答案就是濮陽(yáng)縣。

    在歷史上,澶州和宋朝一樣命運多舛,在公元1077年,德勝城的南城被黃河淹沒(méi),只留下一座孤零零的北城。

    到了金政權登場(chǎng)時(shí),該地又被改名為開(kāi)州,此后一直被沿用,直到民國初年改為開(kāi)縣。但后來(lái)因為四川、貴州都有重名的縣,所以該地區又改回了戰國時(shí)的舊名,變成如今的濮陽(yáng)。

    經(jīng)過(guò)上千年的變化,濮陽(yáng)縣城已經(jīng)不復澶州的軍事模樣,有很多的遺跡都已經(jīng)消失了,最終只保留了四牌樓,八都坊,以及天主教堂和耶穌教堂等。而在這些古遺跡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十字街”。十字街,老百姓喜歡稱(chēng)其為“四牌樓”,因為四牌樓為十字街的核心古建筑。它坐落在十字街中心,由4根方柱架起,綠色琉璃瓦頂蓋,其上四角翼然,其下四面敞開(kāi),整體像個(gè)亭子,而如果從四面分別看,都是一個(gè)牌樓,所以稱(chēng)為“四牌樓”。以這座牌樓為中心,濮陽(yáng)老城的東西南北4條大街,分別留存有 200~400 米不等的長(cháng)度,基本是“前店后坊”的格局,臨街都是店鋪,多為單層硬山頂,青磚灰瓦,飛檐翹角。

    若我們仔細觀(guān)察,會(huì )發(fā)現,這座古建筑始建于明代嘉靖元年,其四周掛著(zhù)牌匾,東西兩面為“顓頊遺都” “澶淵舊郡”,向眾人展示此地歷史之悠久。

    南北兩面為“河朔保障”“北門(mén)鎖鑰”,著(zhù)重強調其地理位置之重要??催^(guò)這些牌匾的游人無(wú)不感慨,這些匾額濃縮濮陽(yáng)千年歷史,可以說(shuō)是解讀其深厚內涵的“密碼”。

    結合前文歷史,我們對澶淵舊郡和北門(mén)鎖鑰的真實(shí)含義應該頗有理解,畢竟當年此處作為開(kāi)封最后的北部防線(xiàn),果真擋住了遼國大軍的進(jìn)攻,而且此處也的確簽訂了澶淵之盟。若當真面對這些牌匾,我們還真會(huì )有一種跨越歷史的錯覺(jué)。

    接著(zhù)從四牌樓往西400米穿過(guò)西大街,我們又會(huì )看到一處紅墻灰瓦的院落,這個(gè)院落的門(mén)口有一個(gè)大匾,上書(shū)回鑾碑。

    事實(shí)上,這個(gè)院子里有一口古碑以及一口古井,二者的歷史都十分悠久,乃是千年前宋真宗的真跡。根據古老相傳,這口古井是為宋真宗飲水而鑿,而這個(gè)古碑也是宋真宗所創(chuàng ),其碑文乃是他親自寫(xiě)的《契丹出境詩(shī)》,所以該古碑也被稱(chēng)之為契丹出境碑。

    當然,宋真宗和澶淵之盟都已經(jīng)過(guò)去千年,這些古老的遺跡也不能完全保存。若我們仔細觀(guān)察會(huì )發(fā)現,回鑾碑只剩下了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有著(zhù)明顯的模仿痕跡,這是后來(lái)的復制品。不過(guò),雖然出現了殘缺,但考古學(xué)家發(fā)現的這半塊碑文中,其上的文字還是清晰可見(jiàn),字大如掌,蒼勁挺拔,秀麗流暢,即使隔著(zhù)千年,也讓人為作者之書(shū)法而稱(chēng)贊。這就是千年后的濮陽(yáng)城,其主城區還是保留著(zhù)歷史的痕跡,能夠讓我們依稀感受到千年前的歷史碎片。

    雖說(shuō)真正的宋真宗時(shí)期的遺跡,只剩下那半塊石碑。但它和四牌樓如同一個(gè)“退休老大爺”一樣,他們好像每天都躺在搖椅上休憩,但卻又似乎依舊在時(shí)不時(shí)的給我們講述這座城市的千年變遷。

  • 上一篇: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是一種怎樣的關(guān)系
  • 下一篇:淺析唐代守選專(zhuān)設起始時(shí)間考制度,人才選拔的“停年格”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