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知識大全 > 歷史知識 > 正文
科目輔導
  • 【華人必知】第二次鴉片戰爭
  • 時(shí)間:2024-03-02 18:15:52        編輯:陳心正        點(diǎn)擊量:1949次
  • 心正評語(yǔ):鴉片戰爭一般指第一次鴉片戰爭,英國經(jīng)常稱(chēng)其為第一次中英戰爭或“通商戰爭”,是1840年至1842年英國對中國發(fā)動(dòng)的一場(chǎng)非正義的侵略戰爭,也是中國近代屈辱史的開(kāi)端。西方列強自此開(kāi)始覬覦中國,中國也開(kāi)始走下坡路!后來(lái)又發(fā)生第二次鴉片戰爭、中法戰爭、甲午海戰、八國聯(lián)軍侵占北京、日本全面侵華戰爭……

    中國人不應該忘記:英國就是罪魁禍首!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的中國文物,必須的無(wú)償歸還中國,還要繳納懲罰性費用,還要加倍償還當時(shí)的戰爭賠款!

    ………………………………………………………………………………………………………………………………………………………………

    第二次鴉片戰爭是1856年10月至1860年10月英、法兩國在美、俄支持下聯(lián)合發(fā)動(dòng)的侵華戰爭。其目的是英、法為了進(jìn)一步打開(kāi)中國市場(chǎng),擴大在華侵略利益。因為英法分別以亞羅號事件及馬神甫事件為借口發(fā)動(dòng)戰爭,所以被英國人稱(chēng)為“亞羅號戰爭”(The Arrow War)。又稱(chēng)“英法聯(lián)軍之役”(Anglo-French expedition to China)或“第二次中英戰爭”(Second Anglo-Chinese War)。同時(shí)因為這場(chǎng)戰爭可以看作是第一次鴉片戰爭的延續和擴大(兩次戰爭的本質(zhì)目的相同),所以也稱(chēng)“第二次鴉片戰爭”。

    1860年,英法聯(lián)軍攻入北京,清帝逃往承德,英法聯(lián)軍闖入圓明園并掠奪珠寶、將其焚毀。戰爭中沙俄出兵后以“調停有功”自居,并脅迫清政府割讓150多萬(wàn)平方公里的領(lǐng)土,從而成為最大的贏(yíng)家。戰爭以清政府被迫簽訂《北京條約》結束。

    第二次鴉片戰爭迫使清政府先后簽訂中俄《璦琿條約》、《天津條約》和《北京條約》等和約,列強侵略更加深入。中國因此而喪失了東北及西北共150多萬(wàn)平方公里的領(lǐng)土,戰爭結束后清政府得以集中力量鎮壓了太平天國,維持統治。外國侵略勢力擴大到沿海各省和長(cháng)江中下游地區。

    戰爭經(jīng)過(guò)

    廣州城戰役

    第二次鴉片戰爭的過(guò)程可拆分為“第一次英法聯(lián)軍之役”與“第二次英法聯(lián)軍之役”。第一次英法聯(lián)軍之役是從1856年戰爭爆發(fā)到1858年聯(lián)軍抵達天津附近海域為止簽訂《天津條約》,第二次英法聯(lián)軍之役是從1858年爆發(fā)第一次大沽口戰役到1860年簽訂《北京條約》為止。

    1856年,英國借口廣東水師在廣州黃埔捕捉中國船“亞羅”號上的海盜,派兵進(jìn)攻廣州。法國借口法籍天主教神甫馬賴(lài)在廣西西林被殺,亦出兵入侵中國。

    1857年12月,英法侵略軍五千六百余人(其中法軍一千人)在珠江口集結,準備大舉進(jìn)攻。美國公使列威廉和俄國公使普提雅廷也到達香港,與英、法合謀侵華。12月12日,額爾金、葛羅分別對葉名琛發(fā)出以10日為限的通牒。此時(shí),清政府正全力鎮壓太平天國和捻軍起義,加上“餉糈艱難”,對外國侵略者采取“息兵為要”的方針。葉名琛忠實(shí)執行清政府的政策,不事戰守。12月28日,英法聯(lián)軍炮擊廣州,并登陸攻城。都統來(lái)存、千總鄧安邦等率兵頑強抵御,次日失守。廣東巡撫柏貴、廣州將軍穆克德訥投降,并在以巴夏禮為首的“聯(lián)軍委員會(huì )”的監督下繼續擔任原職,供敵驅使。葉名琛被俘,后解往印度加爾各答 [2]。侵略軍占領(lǐng)廣州期間,當地人民進(jìn)行了不屈不撓的反侵略斗爭。廣州附近義民在佛山鎮成立團練局,集合數萬(wàn)人,御侮殺敵。香港、澳門(mén)等地區的愛(ài)國志士也紛紛罷工,以示抗議。

    1858年3月,四國公使同往上海。兩江總督何桂清要求他們返回廣東。四國公使卻決定集結軍艦,北上天津。4月中旬抵達白河口。

    第一次大沽口之戰

    1858年4月,英、法、俄、美四國公使率艦陸續來(lái)到大沽口外,分別照會(huì )清政府,要求六日內指派全權大臣談判。俄、美的照會(huì )還表示愿意充當“調停人”。咸豐帝一面命令清軍在天津、大沽設防,一面派直隸總督譚廷襄為欽差大臣,前往大沽交涉,并把希望寄托在俄、美公使的所謂“調?!鄙?。英、法侵略者并無(wú)談判誠意,只是以此拖延,加緊軍事準備。1858年5月20日英法聯(lián)軍炮轟大沽炮臺,駐守各炮臺的清軍奮起還擊,與敵鏖戰。但譚廷襄等毫無(wú)斗志,棄守逃亡,加以炮臺設施陳陋,孤立無(wú)援,大沽失陷。26日,英法聯(lián)軍溯白河而上,侵入天津城郊,并揚言要進(jìn)攻北京。6月13日,清政府慌忙另派大學(xué)士桂良、吏部尚書(shū)花沙納為欽差大臣,趕往天津議和。桂良等在英法侵略者威逼恫嚇下,分別與俄、英、法、美簽訂《天津條約》。

    《中英天津條約》共五十六款,附約一款;《中法天津條約》共四十二款,附約六款。主要內容是:

    ①公使常駐北京;

    ②增開(kāi)牛莊(后改營(yíng)口)、登州(后改煙臺)、臺灣(后定為臺南)、淡水、潮州(后改汕頭)、瓊州、漢口、九江、南京、鎮江為通商口岸;

    ③外籍傳教士得以入內地自由傳教;

    ④外人得以入內地游歷、通商;

    ⑤外國商船可在長(cháng)江各口岸往來(lái);

    ⑥修改稅則,減輕商船噸稅;

    ⑦對英賠款銀四百萬(wàn)兩,對法賠款銀二百萬(wàn)兩。

    此外,俄、美公使還利用“調停人”身份,以狡詐手段,分別于13日、18日與清政府簽訂中俄《天津條約》十二款、中美《天津條約》三十款,攫取了除賠款外與英、法所得幾乎一樣的侵略特權。中俄《天津條約》第九款還特別規定,兩國派員查勘“以前未經(jīng)定明邊界”,“務(wù)將邊界清理補入此次和約之內”,以便日后解決,從而為沙俄進(jìn)一步掠奪中國領(lǐng)土埋下了伏筆。同年,沙皇俄國以武力迫使黑龍江將軍奕山簽訂《璦琿條約》。

    《天津條約》簽訂后,英法聯(lián)軍撤離天津,沿海陸續南下。咸豐帝對條約內容感到憂(yōu)恐,令桂良等在上海與英、法代表談判通商章程時(shí),交涉修改《天津條約》,取消公使駐京、內地游歷、內江通商等條款,并設法避免英、法到北京換約。11月,桂良等與英、法、美代表分別簽訂了《通商章程善后條約》,規定:鴉片貿易合法化;海關(guān)對進(jìn)出口貨物照時(shí)價(jià)百抽五征稅;洋貨運銷(xiāo)內地,只納2.5%子口稅,免征一切內地稅;聘用英國人幫辦海關(guān)稅務(wù)。但是,英、法不容修改《天津條約》的各項條款,并堅持要在北京換約。

    第二次大沽口之戰

    英、法政府遠不滿(mǎn)足從《天津條約》攫取的種種特權,蓄意利用換約之機再次挑起戰爭。1859年6月,在拒絕桂良提出的在滬換約的建議后,英國公使普魯斯、法國公使布爾布隆和美國公使華若翰各率一支艦隊到達大沽口外,企圖以武力威懾清政府交換《天津條約》批準書(shū)。清政府以大沽設防,命直隸總督恒福照會(huì )英、法公使,指定他們由北塘登陸,經(jīng)天津去北京換約,隨員不得超過(guò)二十人,并不得攜帶武器。英、法公使斷然拒絕清政府的安排,堅持以艦隊經(jīng)大沽口溯白河進(jìn)京。大沽一帶防務(wù),自1858年英、法艦隊撤走后,清政府即命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負責。6月25日,英海軍司令賀布親率12艘軍艦從攔江沙開(kāi)往???,下午3時(shí)賀布下令英法聯(lián)軍進(jìn)攻大沽炮臺。清軍在僧格林沁的指揮下,英勇抵抗,發(fā)炮反擊,戰斗異常激烈。直隸提督史榮椿、大沽協(xié)副將龍汝元身先士卒,先后陣亡。由于清軍火力充分,戰術(shù)得當,擊沉擊傷敵艦10艘,斃傷敵軍近500人,重傷英艦隊司令何伯,英法聯(lián)軍慘遭失敗,這也是鴉片戰爭以來(lái),清軍唯一一次的勝利。

    同年8月,美國公使華若翰偽裝友好,由北塘進(jìn)京,返回北塘時(shí)與直隸總督恒?;Q《天津條約》批準書(shū)。在此之前,俄國代表已在北京換約。

    英法進(jìn)犯京師

    英法聯(lián)軍進(jìn)攻大沽慘敗的消息傳到歐洲,英、法統治階級內部一片戰爭喧囂,叫嚷要對中國“實(shí)行大規模的報復”,“占領(lǐng)京城”。1860年2月,英、法帝國主義當局分別再度任命額爾金和葛羅為全權代表,率領(lǐng)英軍一萬(wàn)五千余人,法軍約七千人,擴大侵華戰爭。4月,英法聯(lián)軍占領(lǐng)舟山。5、6月,英侵略軍占大連灣,法侵略軍占煙臺,封鎖渤海灣,并以此作為進(jìn)攻大沽口的前進(jìn)基地。俄國公使伊格納季耶夫和美國公使華若翰也于7月趕到渤海灣,再次以“調停人”為名,配合英、法侵華戰爭。清政府在大沽戰役獲勝后,幻想就此與英、法帝國主義罷兵言和。當英、法軍艦逼臨大沽??跁r(shí),咸豐帝還諭示僧格林沁、恒福不可“仍存先戰后和”之意,以免“兵連禍結,迄無(wú)了期”,“總須以撫局為要”,并派恒福與英、法使者談判。前敵統帥僧格林沁則以為敵軍不善陸戰,因而專(zhuān)守大沽,盡棄北塘防務(wù),給敵以可乘之機。伊格納季耶夫為英、法提供了北塘未設防的情報。

    火燒圓明園

    1860年8月1日,英法聯(lián)軍18000人,由北塘登陸,進(jìn)占天津。英法聯(lián)軍在北塘登陸,沒(méi)有遇到任何抵抗。14日,攻陷塘沽,水陸協(xié)同進(jìn)攻大沽北岸炮臺。守臺清軍在直隸提督樂(lè )善指揮下,英勇抗擊。但清政府本無(wú)抗戰決心,咸豐帝命令僧格林沁離營(yíng)撤退。清軍遂逃離大沽,經(jīng)天津退至通州(今北京市通州區)。1860年8月21日,大沽失陷。侵略軍長(cháng)驅直入,24日占領(lǐng)天津。清政府急派桂良等到天津議和。英、法提出,除須全部接受《天津條約》外,還要增開(kāi)天津為通商口岸,增加賠款以及各帶兵千人進(jìn)京換約。清政府予以拒絕,談判破裂。侵略軍從天津向北京進(jìn)犯。

    清政府再派怡親王載垣、兵部尚書(shū)穆蔭取代桂良,到通州南張家灣議和。由于雙方爭執不下,談判再次破裂,并擄去英國派往負責洽談?;鹬勁写戆拖亩Y和士兵等39人。

    1860年9月18日,英法侵略軍攻陷通州。21日,清軍與英法聯(lián)軍在八里橋展開(kāi)激戰,統帥僧格林沁等率先逃走,清軍全軍覆沒(méi)。9月22日咸豐帝等則以北狩為名攜皇后、懿貴妃等離京逃往熱河避暑山莊。10月6日,英法聯(lián)軍包抄了駐扎在德勝門(mén)和安定門(mén)的僧格林沁和瑞麟部,晚上9時(shí)許,法軍準備侵入圓明園,遭到首領(lǐng)太監任亮率領(lǐng)的二十多個(gè)太監的拼命抵抗。 [17]

    10月7日上午,法國軍隊闖進(jìn)圓明園,開(kāi)始了瘋狂地搶劫,下午到達的英國士兵也加入了搶劫的行列,圓明園內最珍貴的東西被洗劫一空。時(shí)人贅漫野叟在《庚申夷氛紀略》中記載,圓明園“御內陳設珍寶、書(shū)籍、字畫(huà),御用服物,盡被搜括全空”。英國首席談判代表額爾金把洗劫圓明園的責任推卸給法軍,他在《額爾金勛爵的信件和日記》中描述了圓明園被搶掠的慘象:“劫掠和蹂躪這樣一個(gè)地方,已夠壞了,但更壞得多的是破毀。原來(lái)總值一百萬(wàn)鎊的財產(chǎn),我敢說(shuō)五萬(wàn)鎊也不值了。法國兵用盡一切方法撕毀最美麗的絲綢,打碎碧玉飾物和瓷器等等?!?

    然而,侵略者并未到此為止。根據法國人皮埃爾·馬蒂埃的《從巴黎到八里橋》、埃利松的《翻譯官手記》和帕呂的《遠征中國紀行》等資料記載,10月7日下午,英法聯(lián)軍開(kāi)始放火,圓明園大宮門(mén)外朝房被焚燒,時(shí)值西北風(fēng)起,火勢越發(fā)旺盛。10月9日,英法聯(lián)軍撤出圓明園后,清軍才將大火撲滅,此次大火連續燒了三天。11月8日(農歷九月二十五日),內務(wù)府大臣明善、內務(wù)府總管王春慶兩人親往圓明園詳查情況,根據隨后奏報的《明善奏查得圓明園內外被搶被焚情形折》記載,八月二十三日(10月7日),英法聯(lián)軍焚燒了圓明園的九洲清晏各殿、長(cháng)春仙館、上下天光、山高水長(cháng)、同樂(lè )園、大東門(mén)等處。

    1860年10月17日,英國人額爾金以清政府“不講道義,不顧國際法”將抓獲的18名英法“僑民”虐待致死為借口,發(fā)誓要焚毀圓明園,“作為對中國皇帝背信棄義的懲罰”。10月18日,額爾金下令火燒圓明園。于是,英國米啟爾中將率領(lǐng)3500名英軍蜂擁而入,圓明園第二次遭受大火。這次大火,火勢猛烈,給圓明園帶來(lái)極大損失。英軍步兵中校沃爾斯利在《1860年對華戰爭錄》回憶錄中說(shuō),到了10月19日晚上,圓明園只剩下斷壁殘垣。 [17]

    英法聯(lián)軍在北京城郊搶掠燒殺近50天,京郊皇家園林如圓明園、清漪園、靜明園(玉泉山)、靜宜園(香山)、暢春園等均被付之一炬。清廷派奕訢為全權大臣議和,簽訂中英、中法《北京條約》。聯(lián)軍洗劫和燒毀了圓明園和靜宜園。圓明園大火持續了三天三夜,300多名太監和宮女葬身火海。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曾對此給予強烈譴責,稱(chēng)之為“兩個(gè)強盜的勝利”。 [3]

    10月24日、25日,英法聯(lián)軍以焚毀紫禁城作為威脅,迫使恭親王奕訢分別與額爾金、葛羅交換了《天津條約》批準書(shū),并訂立不平等的《中英北京條約》《中法北京條約》,作為《天津條約》的補充。

    沙俄侵略

    鴉片戰爭后,清政府忙于對付外來(lái)殖民者和鎮壓太平天國革命,造成了北方邊疆防備空虛。俄國乘虛而入,加緊蠶食和非法占領(lǐng)黑龍江流域和巴爾喀什湖以南的許多戰略要地,而且,一直在尋找機會(huì ),想用條約的形式把所占領(lǐng)的中國領(lǐng)土固定下來(lái)。1856年,英法聯(lián)軍進(jìn)攻廣州,派普提雅廷為公使,與清政府談判邊界問(wèn)題。1858年5月,俄國西伯利亞總督穆拉維約夫乘英法聯(lián)軍攻陷大沽口,用武力強迫黑龍江將軍奕山簽訂了中俄《璦琿條約》。根據這個(gè)條約,俄國割占了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的60多萬(wàn)平方公里的土地;同時(shí),把烏蘇里江以東約40萬(wàn)平方公里的中國領(lǐng)土,劃作兩國共管。

    俄國駐中國公使伊格納切夫以“調停有功”為借口,提出了新的領(lǐng)土要求。14日,清政府與俄國簽訂了《北京條約》,將烏蘇里江以東40萬(wàn)平方公里的土地劃歸俄國,增開(kāi)喀什噶爾為商埠,并在喀什噶爾、庫倫設領(lǐng)事館。同時(shí),俄國還將由其提出的中俄西部邊界走向強加給中國。1864年,俄國強迫清政府訂立《勘分西北界約記》,割占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44萬(wàn)平方公里的土地,成為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最大的獲利者。

    戰爭結果

    聯(lián)軍撤退

    1860年10月24日、25日,奕訢分別與額爾金、葛羅交換了《天津條約》批準書(shū),并訂立中英、中法《北京條約》。中英、中法《北京條約》的主要內容有:開(kāi)天津為商埠;準許英、法招募華工出國;割讓九龍司地方一區給英國;退還以前沒(méi)收的天主教資產(chǎn)。法方還擅自在中文約本上增加:“并任法國傳教士在各省租買(mǎi)田地,建造自便”;賠償英、法軍費各增至八百萬(wàn)兩,恤金英國五十萬(wàn)兩,法國二十萬(wàn)兩。

    中英、中法《北京條約》簽訂后,英法聯(lián)軍開(kāi)始撤離北京。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

    簽訂條約

    1858年5月,英法聯(lián)軍侵占大沽炮臺,并以進(jìn)攻北京作為威脅。6月23日,迫使清政府與英、法、俄、美四國分別簽訂了《天津條約》。主要內容:公使進(jìn)駐北京;開(kāi)放牛莊、登州、臺南、淡水、潮州、瓊州、漢口、九江、南京、鎮江為通商口岸;外國商船可以自由駛入長(cháng)江一帶通商口岸;外國人可以到內地游歷經(jīng)商;外國傳教士可以到內地自由傳教;中國對英、法兩國賠款600萬(wàn)兩白銀。1860年10月,英法侵略軍占領(lǐng)北京。侵略者以焚毀皇宮作為威脅,迫使清政府簽訂了中英、中法、中俄《北京條約》,作為《天津條約》的補充,續增的條款包括:開(kāi)天津為商埠;割九龍司地方給英國;準許外國人在中國買(mǎi)賣(mài)人口;將已充公的天主教教堂財產(chǎn)發(fā)還,法國傳教士可以在各省任意租買(mǎi)田地,建造教堂;對英、法兩國賠款各增至800萬(wàn)兩白銀。

    領(lǐng)土割讓

    1856年,趁英法聯(lián)軍進(jìn)攻廣州,俄國公使普提雅廷與清政府談判邊界問(wèn)題。1858年5月,俄國西伯利亞總督穆拉維約夫乘英法聯(lián)軍攻陷大沽口之際,以武力強迫清廷黑龍江將軍奕山簽訂了中俄《璦琿條約》。根據這個(gè)條約,清政府割讓黑龍江以北、外興安嶺以南的60多萬(wàn)平方公里的土地予俄國,并把烏蘇里江以東約40萬(wàn)平方公里的中國領(lǐng)土劃作中俄共管。另一方面,俄國伺機介入調停,普提雅廷先于英法美三國與清政府簽訂了《中俄天津條約》。

    《中俄北京條約》即《中俄續增條約》。1860年(咸豐十年)沙俄利用英法侵華聯(lián)軍攻占北京的軍事壓力,強迫清政府簽訂的不平等條約。由清欽差大臣奕訢與俄國駐華公使伊格那提也夫在北京簽訂。共十五款。主要內容為:

    (1)將烏蘇里江以東(包括庫頁(yè)島在內)約四十萬(wàn)平方公里的中國領(lǐng)土,強行劃歸俄國;

    (2)規定中俄西段疆界,自沙賓達巴哈起經(jīng)齋桑卓爾、特穆?tīng)枅D卓爾(今伊塞克湖)至浩罕邊界,“順山嶺、大河之流及清朝常駐卡倫等處”為界,根據這一規定,于1864年簽訂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將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和齋桑卓爾南北四十四萬(wàn)多平方公里的中國領(lǐng)土,割給俄國;

    (3)開(kāi)放喀什噶爾(今喀什市)為商埠;

    (4)俄國在庫倫(今外蒙古烏蘭巴托)、喀什噶爾設立領(lǐng)事官。

    1860年11月,中英、中法《北京條約》簽訂后,英法聯(lián)軍開(kāi)始撤離北京。俄國新任駐華公使伊格那季耶夫以“調停有功”為由,提出了新的領(lǐng)土要求。14日,清政府與俄國簽訂了《中俄北京條約》,同時(shí),俄國還將由其提出的中俄西部邊界走向強加給中國,把歷來(lái)屬于中國的山河湖泊和設在中國境內的卡倫指為分界標志,為更多地割占中國西部領(lǐng)土制造了條約。根據1864年,俄國強迫清政府訂立《勘分西北界約記》,割占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44萬(wàn)平方公里土地。

    俄國獲得的土地總共150多萬(wàn)平方公里,相當于三個(gè)法國的面積,成為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最大的獲利者。


  • 上一篇:【華人必知】鴉片戰爭(第一次鴉片戰爭)
  • 下一篇:從巫官、史官到儒家的源起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