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知識大全 > 地理知識 > 正文
科目輔導
  • 《山海經(jīng)》“藏”有地理學(xué):以“儋耳國”為例,探析地理觀(guān)的變遷
  • 時(shí)間:2023-06-09 09:24:35        編輯:宗皓        點(diǎn)擊量:2567次
  •        《山海經(jīng)》傳世版本共計18卷,包括《山經(jīng)》5卷,《海經(jīng)》13卷,各卷著(zhù)作年代無(wú)從定論 。山海經(jīng)內容主要是民間傳說(shuō)中的地理知識,包括山川、地理、民族、物產(chǎn)、藥物、祭祀、巫醫等,保存大量遠古神話(huà)傳說(shuō)和寓言故事?!渡胶=?jīng)》具有非凡的文獻價(jià)值,對中國古代歷史、地理、等各方面的內容,均有參考。
           一、 關(guān)于儋耳國的描述
           儋耳國也稱(chēng)離耳國,為古國名。位于海南島的西部。根據《漢書(shū)》記載:“儋耳者,大耳種也?!币馑际恰百俣边@種體貌的人,耳朵非常大。而“儋耳”這個(gè)名字,就是因為古時(shí)當地人其特殊的體貌特征,為古老的國度、千年古郡賦予了傳奇的名字。
          《山海經(jīng)》言在郁水南,稱(chēng)“離耳國”。郁水即今西江,“離耳”按郭璞傳:“離其耳,分令下垂以為飾,即儋耳也。在朱崖海渚中?!笨梢?jiàn)指海南島西部地方的帶大耳環(huán)的民族?!百俣笨此浦皇且粋€(gè)普通的地名,其“所指”的變遷卻能折射出豐富的歷史內涵。
           所謂“儋耳”,原本只是巫祝所繪神話(huà)畫(huà)卷中某個(gè)大耳神靈(神尸)的形態(tài),《山海經(jīng)》的作者將此圖誤認為世界地圖,故而衍生出了聶耳、儋耳等多處海外大耳之人。隨著(zhù)這一說(shuō)法的傳播,大耳國的存在逐漸成為先秦知識界對海外蠻夷的一致認識,其中北方儋耳之國成為了蠻夷的“典型”。然而伴隨著(zhù)漢王朝的穩定統治與不斷開(kāi)拓,南方的“大耳人”被發(fā)現,同樣的民俗和同樣處于華夏邊緣的地位,使得“儋耳”在陰差陽(yáng)錯下成為了南方新征服地方的名稱(chēng),神話(huà)也由此徹底為地理學(xué)所征服。
    隨著(zhù)帝國版圖的趨于穩定、行政控制力的不斷加強,被長(cháng)期固定在南方蠻夷之地的“儋耳”逐漸成為了華夏的一部分,不再被予以各種夸張的描述,當地人的形象也從耳朵奇大的蠻族轉而成為了戴耳環(huán)的“南方人”。
           神話(huà)的影響雖然就此褪去,但是大耳國、聶耳國又再度于小說(shuō)、類(lèi)書(shū)中復活,成為被人津津樂(lè )道的文學(xué)、圖畫(huà)題材。與能夠解釋未知世界的神話(huà)不同,小說(shuō)并不強調自身的真實(shí)或全面,它滿(mǎn)足的是對未知的浪漫憧憬、對蠻夷的戲謔調侃。
            二、 從儋耳國的變化看地理觀(guān)的變遷
            1.從神話(huà)故事到史籍記載
            儋耳國本屬于神話(huà)的一部分?!洞蠡谋苯?jīng)》中稱(chēng)儋耳國為禺號的后裔,而禺號正是掌管東海的海神,《山海經(jīng)·大荒東經(jīng)》曰:“東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鳥(niǎo)身,珥兩黃蛇,踐兩黃蛇,名曰禺。黃帝生禺,禺生禺京。禺京處北海,禺處東海,是惟海神”,郭璞注曰:“,一本作號”,則禺即是禺號,儋耳國也是黃帝、海神神話(huà)之一部分無(wú)疑。今本《山海經(jīng)》十八篇,自《南山經(jīng)》至《中山經(jīng)》為《五藏山經(jīng)》(通稱(chēng)《山經(jīng)》),自《海外南經(jīng)》以下十五篇通稱(chēng)《海經(jīng)》。
            往往將原本描繪的歲時(shí)儀式場(chǎng)面誤解為遠方的奇異景象,將巫覡形象誤解為光怪陸離的神鬼物怪,將以圖畫(huà)形式保存的“神話(huà)”誤解成了現實(shí)世界中的“地理”。 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山海經(jīng)》這本古地理書(shū)成為了命名新地的參照。
            2.從儋耳國到儋耳郡
           秦統一六國后南征百越、開(kāi)鑿靈渠、修五尺道,設置了閩中、南海、桂林、象郡,在擴充版圖的同時(shí)也進(jìn)一步拓展了關(guān)于南方異域民族的認知。秦末之亂,趙佗趁機自立南越王,割據達93年,直到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漢武帝派兵討伐,方才正式歸屬于漢帝國。于是在史書(shū)中逐漸出現了關(guān)于儋耳郡的記載。
          《山海經(jīng)》中的儋耳國地處北方大荒之中,《呂氏春秋》與《淮南子》皆沿襲這一說(shuō)法,將儋耳描繪為北方蠻夷。問(wèn)題是這樣一個(gè)廣為流傳的北方“儋耳”,漢武帝何以會(huì )用它來(lái)命名南方之地呢?
           縱觀(guān)《山海經(jīng)》的《海外經(jīng)》與《大荒經(jīng)》部分,二者所記載的怪物、異人不但有著(zhù)高度的重復性,而且在行文中都是按照基本相同的方位、順序排列的。所以說(shuō),聶耳國人夸張到需要兩手攝持的雙耳,也就是儋耳國人的外貌特征,“儋耳”就是大耳。于是漢武帝也借機“對號入座”,將“儋耳”之名在地理版圖中真正坐實(shí)了。至于北方的“儋耳國”,原本就是遙不可及的傳說(shuō),隨著(zhù)南方“儋耳郡”的坐實(shí),也就成為了“過(guò)去”的地理概念,被帝國的新秩序所掩蓋和淘汰了。
           3.從野蠻到文明的過(guò)程
            “儋耳”的位置之爭雖然隨著(zhù)地理觀(guān)念的變革于西漢告一段落,但“儋耳”之俗的含義卻仍舊眾說(shuō)紛紜。就字義而言,“儋耳”當然是指耳部的下垂、負荷雙耳,許慎以為當作“聸耳”,故于《說(shuō)文解字》曰:“聸,垂耳也。從耳詹聲。南方聸耳之國。都甘切”。不論是文身至耳部,還是戴上耳環(huán),也都是圍繞“下垂”而展開(kāi)的合理性解釋。這三種解釋長(cháng)期并存,直到南宋才迎來(lái)爭議的終結。
           南宋學(xué)者周去非所撰《嶺外代答·古跡門(mén)》記載:“儋耳,今昌化軍也。自昔為其人耳長(cháng)至肩,故有此號。今昌化曷嘗有大耳兒哉?蓋南蕃及黎人,人慕佛相好,故作大環(huán)以墜其耳,俾下垂至肩。實(shí)無(wú)益于耳之長(cháng),其竅乃大寸許?!?在肯定“耳環(huán)說(shuō)”的同時(shí),透射出一種對當地文明的親近感。
           這是在解決爭議的同時(shí),祛除了久久縈繞在“儋耳”一詞上的野蠻氣息。漢武帝設立儋耳郡后,昭、宣、元帝時(shí)儋耳之民先后數次發(fā)動(dòng)“叛亂”,使得漢元帝最終采納賈捐之的諫言而放棄了對儋耳的管轄。
           此后歷經(jīng)多年的隔絕,直到東漢明帝時(shí)才重新內附,但也只是被視為納貢稱(chēng)臣的蠻夷之一種。三國時(shí)期的吳國曾一度派兵征討并設置珠崖郡,西晉平吳將其地歸入合浦郡,東晉紛亂之后南朝的劉宋政權又恢復了珠崖郡。明朝嘉靖年間曾宦游儋耳的顧岕就在其《海槎余錄》中描述了這一風(fēng)俗?!抖Y記·王制》中也有描述。
           摒棄這兩種對“儋耳”的解釋?zhuān)簿挽畛嗽净\罩在當地原住民身上濃厚的野蠻意味,從而將儋耳之地從海外荒遠之地拉近到了可以游歷,可以體驗的內部世界中。從帝國世界觀(guān)中模糊不清的南方異族到逐漸清晰起來(lái)的耳環(huán)民俗,其中反映的并不是簡(jiǎn)單的知識積累,而是政治形勢對世界觀(guān)的影響。
           4.從神話(huà)到小說(shuō)的演變
           經(jīng)過(guò)數度朝代更迭之后,“儋耳”之地終于在帝國的地理知識體系內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再是那個(gè)山海經(jīng)中的子虛烏有的怪異國度。但與此同時(shí),關(guān)于海外大耳之人的傳說(shuō)仍舊未曾間斷。一方面,在文人筆記之中出現了一個(gè)比《山海經(jīng)》記載夸張得多的“大耳國”,如唐朝李亢《獨異志·卷上》曰:“《山海經(jīng)》有大耳國,其入寢,常以一耳為席,一耳為衾”(今本《山海經(jīng)》中并無(wú)這一記載)。大耳之說(shuō)仍在延續,但這些內容在整個(gè)知識體系中的位置卻顯得有些邊緣。
           可以說(shuō),無(wú)論是筆記小說(shuō)中的虛構,還是類(lèi)書(shū)編纂者截選的片段,都已經(jīng)脫離了“神話(huà)”和“地理”的敘述語(yǔ)境,淪為小說(shuō)閑談之資。但不得不承認的是,無(wú)論是雜錄怪異的小說(shuō),還是貼近生活所需的書(shū),都有著(zhù)最為廣泛的讀者,其影響力要遠遠超過(guò)歷代正史以及《山海經(jīng)》本身。
           由此一來(lái)也就可以發(fā)現,無(wú)論是小說(shuō)還是類(lèi)書(shū),這些通俗文獻所著(zhù)意表現的是一種難得一見(jiàn)的異域風(fēng)情以及對這種怪異文化的偏見(jiàn)。無(wú)論多么夸張和無(wú)稽,“大耳人”都以其怪異的形狀和野蠻的表象,延續著(zhù)中國人對海外異域的想像。也正因為這種夸張和無(wú)稽,“大耳”成為了典型的非我族類(lèi)的他者形象,在“儋耳”“儋州”等地逐漸成為“華夏”“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同時(shí),維持著(zhù)一種世界觀(guān)上的“華夷秩序”,為人們標識出“海外”與“華夏”“野蠻”與“文明”。
           三、 總結
          《山海經(jīng)》中所記載的遠國異人,原本是先秦神話(huà)的一部分,在后世傳播過(guò)程中,這些記載卻分別以地理知識和小說(shuō)材料的面目得以流傳?!渡胶=?jīng)》中"儋耳國"的接受史就體現了這一特點(diǎn):一方面,原本莫須有的"儋耳國"被視為邊疆地名,落實(shí)到現實(shí)中帝國新開(kāi)拓的地理邊緣,最終成為華夏版圖中一個(gè)普通的地名。另一方面,"儋耳國"的怪異形象所體現的異域想像為志異小說(shuō)所繼承,被形象地演繹成形象怪異的南洋大耳國。"儋耳國"在古代王朝地理學(xué)和文人小說(shuō)傳統中的分化、衍生和增殖的現象,為我們考察神話(huà)的流傳及其文化歷史背景提供了一個(gè)案例。
           參考文獻:《山海經(jīng) 》《漢書(shū)》《大荒北經(jīng)》
  • 上一篇:【地理常識】七大洲的分界線(xiàn)
  • 下一篇:已經(jīng)沒(méi)有了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