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出國留學(xué) > 歐洲國家 > 正文
出國留學(xué)
  • 美國的腐敗現象以哪種方式體現
  • 時(shí)間:2020-12-19 10:00:23        編輯:陳心正        點(diǎn)擊量:3652次
  • 旅美華人:美國的腐敗令人絕望(深度好文)

    新野  中華網(wǎng)軍事  昨天   來(lái)源:天涯時(shí)事

    美國政府腐敗嗎?

    我的看法:美國政府極度腐敗,無(wú)可救藥。

    不要以為我在開(kāi)玩笑,讀完這篇文章,你就明白美國的腐敗的運行機制了。

    如果說(shuō)像中國出現的那種“普通人給公務(wù)員塞錢(qián),換取公務(wù)員讓你辦事方便”這種直接的腐敗,美國是基本沒(méi)有的。即使零星有,受賄的公務(wù)員也會(huì )很快被捕,入獄。美國對直接腐敗的懲罰十分嚴苛。

    我剛到美國的時(shí)候,發(fā)現美國政府、醫院、學(xué)校等等所有單位的辦事都十分正規。法律規章說(shuō)什么他們就做什么,不會(huì )給你故意找麻煩,更不會(huì )跟你吃拿卡要。

    當時(shí)我以為,美國真的是廉潔的國家。但是,隨著(zhù)生活閱歷的增加,慢慢地接觸社會(huì )頂層,我才發(fā)現,美國的腐敗其實(shí)是系統性的、無(wú)處不在的。

    如果僅僅把直接腐敗看作腐敗,那么美國是世界上最清廉的國家之一。但是從本質(zhì)上講,腐敗其實(shí)就是權錢(qián)交易。如果按照這個(gè)標準看,美國極其腐敗。

    權錢(qián)交易由兩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是行賄;

    第二部分是以權謀私。

    先說(shuō)說(shuō)在美國如何行賄。

    在美國,普通人直接給公務(wù)員塞錢(qián)是很?chē)乐氐姆缸镄袨?。但是你懂得門(mén)道的話(huà),有上萬(wàn)種方法可以合法行賄。

    很多答案說(shuō)的競選捐款其實(shí)只是最表層的行賄方式,競選的經(jīng)費實(shí)際上還沒(méi)法光明正大地進(jìn)官員個(gè)人的賬戶(hù)。

    特朗普有一個(gè)丑聞,就是他用競選經(jīng)費給他叫過(guò)的一個(gè)色情片演員付封口費。他的私人律師麥克科恩也因此入獄。

    其實(shí)最簡(jiǎn)單的行賄方式,是邀請演講。

    比如說(shuō)你想要賄賂一個(gè)官員,你不能直接塞錢(qián),于是你就請他來(lái)你們公司演講半個(gè)小時(shí)一個(gè)小時(shí),然后就合法地給那個(gè)官員幾十萬(wàn)上百萬(wàn)美元的出場(chǎng)費。這些都是屬于官員的個(gè)人合法收入。

    比如在2013年到2014年,希拉里在高盛、摩根斯坦利、德意志銀行分別做了一場(chǎng)演講,每次演講的出場(chǎng)費都高達22.5萬(wàn)美元,一共講話(huà)三個(gè)小時(shí),67.5萬(wàn)美元就進(jìn)賬了。

    共和黨的妮基黑利(Nikky Haley)在離職后每場(chǎng)演講出場(chǎng)費也是超過(guò)20萬(wàn)美元。

    另外一種行賄方式,就是成立慈善基金會(huì )。

    比如克林頓、特朗普都有以自己命名的慈善基金會(huì )。

    利益集團想要賄賂克林頓、特朗普的話(huà),就給他們的慈善基金會(huì )捐款。而實(shí)際上,這些基金會(huì )實(shí)質(zhì)上都是克林頓、特朗普控制的私人小金庫。他們只需要拿出一小部分用于慈善,剩下的就可以用于他們的日?;ㄙM,美其名曰“行政費用”。

    比如克林頓和希拉里的女兒切爾西(Chelsea Clinton),直接就是克林頓慈善基金會(huì )的主席,從基金會(huì )拿著(zhù)巨額工資。這樣子,利益集團不僅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賄,甚至行賄過(guò)程本身,都被美化成“捐款”、“慈善”。

    還有很多美國政客在上任前或者卸任后都在大企業(yè)里面當高管、董事會(huì )成員、顧問(wèn)等職位,很多職位每年都有幾百萬(wàn)甚至幾千萬(wàn)美元的工資。

    這種在企業(yè)高管和政府高官之間無(wú)縫連接的行為,在美國被稱(chēng)之為“旋轉門(mén)”(revolving door)。

    比如川普的第一任國務(wù)卿蒂勒森,曾經(jīng)是美孚集團的董事長(cháng)兼總經(jīng)理。

    又比如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Jeb Bush)在卸任佛羅里達州州長(cháng)之后,當上了一個(gè)醫藥公司的董事。

    雖然這些公司并沒(méi)有直接對在任政府官員行賄,但是在這種潛規則下,官員直接就是那些公司的人。在“退任后就能回大企業(yè)領(lǐng)高薪,永享榮華富貴”的預期之下,那些官員就會(huì )在任內“自愿、公平”地制定出有利于那些大企業(yè)的政策。

    當然了,只有行賄而沒(méi)有以權謀私的話(huà),并不能完整的構成權錢(qián)交易。而美國以權謀私的方式,遠遠比行賄要來(lái)得隱蔽。

    超過(guò)九成的美國人無(wú)法理解美國以權謀私的方式(這些人以為,美國政府沒(méi)有以權謀私,希拉里演講費高只是因為她是明星,而蒂勒森之前是石油公司CEO,證明了他能力出眾,更有資格當國務(wù)卿)。

    而美國以權謀私的方式,就是拿錢(qián)立法。

    總結起來(lái)可以分成兩種

    第一,把不合理的事情合法化;

    第二,把合理的事情非法化。

    把不合理的東西合法化,就是把本來(lái)在任何社會(huì )都是非法的、不可接受的事情合法化,讓利益集團能夠獲取暴利。

    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毒品合法化。

    大麻這種致幻性比較小的毒品只是小意思了,吸大麻在美國已經(jīng)和吸煙一樣普遍了。而美國現在最嚴重的毒品問(wèn)題,其實(shí)是鴉片類(lèi)(opioids, 阿片類(lèi))毒品。

    現在美國吸鴉片類(lèi)毒品的人超過(guò)一千萬(wàn)!

    也就是大約3%的美國人都在吸鴉片。

    與之相對比,清末全中國吸鴉片的人,實(shí)際上只有300萬(wàn)到400萬(wàn)左右?,F在美國吸鴉片的人,是清末中國的三倍。

    絕大部分美國人吸食的鴉片類(lèi)毒品的來(lái)源,實(shí)際上都是在美國正規出售的“止痛藥”。

    美國的藥廠(chǎng),以“止痛藥”的名義,把鴉片類(lèi)藥物合法出售。

    美國很多醫生,看到每一個(gè)有病痛的病人,都隨意開(kāi)鴉片類(lèi)止痛藥,給他們下毒。

    你有風(fēng)濕性關(guān)節炎?吃鴉片止痛!

    你有腰椎間盤(pán)突出?吃鴉片止痛!

    你有肌肉酸痛?吃鴉片止痛!

    于是,很多人在遵醫囑吃完止痛藥之后,便鴉片上癮。

    無(wú)奈之下,只能回去看醫生要求更多的止痛藥,醫生和藥廠(chǎng)便因此賺的盆滿(mǎn)缽滿(mǎn),而沒(méi)有任何的法律后果。結果便是造成了美國每年超過(guò)7萬(wàn)人因為吸毒過(guò)量死亡。

    更令人震驚的是,連美國的大學(xué)生都開(kāi)始被毒品侵染了, Monitering the Future研究報告公布的數據:

    1、41%的學(xué)生使用過(guò)非法藥物;

    2、38%的在校大學(xué)生嘗試過(guò)大麻;

    3、4.6%的大學(xué)生日常使用大麻;

    4、三分之二的學(xué)生相信大麻使用并不危險。

    其中最臭名昭著(zhù)的藥廠(chǎng),便是普渡制藥(Purdue Pharma)。

    這家人生產(chǎn)的鴉片止痛藥奧施康定(OxyContin),造成了無(wú)數人鴉片上癮。而普渡制藥的創(chuàng )始人賽克勒(Sackler)家族,把他們販毒賺來(lái)的黑心錢(qián)一小部分用來(lái)買(mǎi)文物捐獻博物館,把自己洗白成熱愛(ài)文化的慈善家。

    另外一個(gè)例子,就是高利貸合法化。

    中國政府規定,貸款利率超過(guò)15.4%的貸款都是高利貸。而中國臺灣省地方法律規定貸款最高利率不能超過(guò)20%。

    在美國,你走到任何一家大商店,甚至你用網(wǎng)絡(luò )支付的時(shí)候,商家都會(huì )問(wèn)你要不要辦“信用卡”進(jìn)行借貸提前消費。這些信用卡的利率都在25%左右,如果算上各種各樣的“手續費”、“罰款”,實(shí)際利率更高。


    這些按照中國的標準,妥妥的高利貸無(wú)疑了。你們也知道美國人加減乘除都算不清,更不要說(shuō)算指數利息了。

    所以,這些商家先用廣告轟炸,宣揚消費主義,刺激普通人的消費欲望。然后,再對高利貸的利息輕描淡寫(xiě),或者故意誤導,只說(shuō)“每月只要付50美元”,讓很多數學(xué)不好的美國人掉入高利貸陷阱和破產(chǎn)的深淵。

    美國以權謀私地另外一個(gè)方式,就是把合理的東西非法化。

    這種是美國腐敗最隱秘的方式。

    詳細來(lái)說(shuō),就是以保護人民、保護環(huán)境、保護文化等為名,立法對各行各業(yè)設立極度嚴苛的規章制度,消除市場(chǎng)競爭,使得由少數西歐白人和猶太人控制的壟斷利益集團可以永續、合法地獲取幾百倍的暴利。

    篇幅所限,我在這里只舉一個(gè)例子,就是美國的醫療。

    美國的醫療產(chǎn)業(yè),是美國最大的利益集團。

    現在美國的GDP里面,大約有18%都是花在醫療上面,是發(fā)達國家里面最高的,而美國的醫療水平,卻是發(fā)達國家里面最低的。美國的預期壽命等各項指標,和黎巴嫩、古巴、土耳其之類(lèi)的發(fā)展中國家差不多。

    與之相對比,中國醫療支出只占GDP不到7%,人均醫療支出大約是美國的十分之一,預期壽命卻只比美國低了一年左右,而且還在持續提升。

    為什么會(huì )這樣子呢?

    因為美國通過(guò)各種各樣的嚴苛的立法,人為地制造稀缺和壟斷,讓醫療系統能夠獲取暴利。首先就是通過(guò)“處方藥制度”,讓病人生病不能自己拿藥只能去醫院。

    記得小時(shí)候我喉嚨發(fā)炎了,我父母到樓下藥鋪花幾塊錢(qián)給我買(mǎi)一瓶抗生素,我的病就治好了。而我到了美國之后,我喉嚨發(fā)炎,需要請上半天的假,在診所排隊幾個(gè)小時(shí),醫生和我交談30秒左右,開(kāi)了10粒一摸一樣的中國產(chǎn)的青霉素。

    為了這瓶幾塊錢(qián)人民幣的抗生素,我要花上幾百美元的醫療費,算上半天一千美元左右的誤工費。我喉嚨發(fā)炎一次,損失一萬(wàn)元人民幣。

    諷刺的是,美國的畜牧業(yè)卻嚴重濫用抗生素。

    那些畜牧業(yè)者為了讓牛羊少生病,每次喂養都會(huì )在飼料里面加抗生素。

    所以,美國出現了一種很魔幻的現象:在美國,牲畜不管病沒(méi)病,每一頓都吃抗生素。而人類(lèi)就算病入膏肓,也無(wú)法不通過(guò)醫生買(mǎi)到抗生素。

    更魔幻的是,我現在在美國,大麻隨隨便便就能買(mǎi)到,而卻對買(mǎi)抗生素束手無(wú)策。

    和嚴格的處方藥制度相對應的,便是對處方權的嚴格控制,制造緊缺。

    在美國,一個(gè)普通人要成為執業(yè)醫師,拿到處方權,真的是要經(jīng)歷九九八十一難。

    在中國,直接高考報醫學(xué)本碩連讀,五年過(guò)后考完執業(yè)證書(shū)就能去很多醫院當醫生了。而在美國,要當執業(yè)醫師,你必須有醫學(xué)博士(Medical Doctor)的學(xué)位。而要申請醫學(xué)博士,你必須要有本科學(xué)位。

    但是美國所有的大學(xué)的本科階段是沒(méi)有醫學(xué)教育的。所以你必須浪費本科四年時(shí)間,先拿到一個(gè)化學(xué)或者生物學(xué)本科的學(xué)位。然后再花4年時(shí)間,拿到一個(gè)醫學(xué)博士的學(xué)位。

    這時(shí)候你還是沒(méi)有處方權,你要花3到8年時(shí)間當實(shí)習醫師,才能拿到處方權。

    也就是說(shuō),從高中畢業(yè)的那時(shí)候算起,就算你沒(méi)有選錯專(zhuān)業(yè),沒(méi)有休學(xué)備考,也找到了只要3年的實(shí)習醫師職位,你最少也需要11年才能拿到處方權。

    而且美國為了減少醫生,故意控制醫學(xué)院招生數量。過(guò)去20年來(lái),美國人口增長(cháng)幾千萬(wàn),結果美國每年只招9萬(wàn)人左右的醫學(xué)生。與之相對比,中國每年招收醫學(xué)生的數量在80萬(wàn)人左右,人均醫學(xué)生數量是美國的兩倍。

    和在美國成為醫生的困難相對應的,就是嚴禁中國人從醫。就算你是三甲醫院的主治醫師,你也是無(wú)法在美國合法執業(yè)(很多歧視都是隱性的,每年極少數中國醫生可以申請到美國住院實(shí)習的機會(huì ),就不要來(lái)杠了)。

    而美國的醫學(xué)博士,基本都是禁止中國人申請的——中國人可以申請醫學(xué)院里面的哲學(xué)博士PhD,但是有處方權的醫學(xué)博士是基本申不了的。不只是中國申請者,很多華人即使有綠卡都會(huì )受到很多隱性種族歧視。

    美國通過(guò)這種層層精密的制度設計,故意制造緊缺,把所有的美國人當作人質(zhì),有任何病痛只能花巨額資金才能得到治療,讓醫療利益集團賺得盆滿(mǎn)缽滿(mǎn)。

    看到這里你可能會(huì )問(wèn),公知們不是說(shuō)美國的民主制度有糾錯功能嗎?美國的腐敗現象是不是會(huì )越來(lái)越少?

    我可以肯定地說(shuō):絕對不會(huì )。

    美國的腐敗只會(huì )越來(lái)越嚴重。

    西方民主不是靈丹妙藥。

    西方民主說(shuō)到底,就是公民共同決策罷了。

    民主政府既不代表正義,也不代表清廉。當78%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應該為新冠爆發(fā)負責,我們就很難說(shuō)美國的民主和正義有任何聯(lián)系。當絕大部分的美國人邏輯、數學(xué)能力低下,美國就永遠也無(wú)法解決美國的腐敗問(wèn)題。

    美國式腐敗產(chǎn)生的根源,其實(shí)正是美國的這種民主制度,我稱(chēng)之為“愚民民主制度”。

    這么說(shuō)有點(diǎn)抽象,舉幾個(gè)例子吧。

    假設我去競選國會(huì )議員,說(shuō)“我支持給中國三甲醫院醫生發(fā)綠卡,讓他們來(lái)美國執業(yè),降低美國醫療成本?!?

    我的對手就會(huì )通過(guò)媒體轟炸,煽動(dòng)對中國的種族主義偏見(jiàn):“中國那種落后的產(chǎn)生新冠的國家的醫生都能給美國人看病,你是不是中國間諜,把美國人的身體健康置于無(wú)物?”

    我如果說(shuō):“我支持廢除哈佛的歧視性錄取制度,必須按照統一考試成績(jì)錄取學(xué)生?!?

    對方就會(huì )用媒體轟炸攻擊我:“你是不是不支持學(xué)生全面發(fā)展?要讓所有美國人都變成只會(huì )考試高分低能?”

    于是,我的國會(huì )議員競選之路就此結束。

    再舉個(gè)例子,假如我去競選紐約市長(cháng),然后說(shuō):“我支持放開(kāi)紐約市的airbnb短租公寓限制?!?

    對手就會(huì )攻擊我:“你是不是要讓人把房子都租給外國游客,讓本地人無(wú)房可??!”

    我如果說(shuō):“我要放開(kāi)紐約市房屋局的限制,讓小開(kāi)發(fā)商甚至小房東都能參與住宅建設,而不是被特朗普這種大開(kāi)發(fā)商壟斷。這樣子就能提高紐約住宅數量和質(zhì)量,降低房?jì)r(jià)?!?

    我的對手就會(huì )說(shuō):“你說(shuō)要放開(kāi)房屋局限制,是不是要讓紐約人住香港那種棺材房?我們紐約人還能不能住上體面的住宅了?”

    于是,我的紐約市長(cháng)競選之路就此結束。

    你會(huì )看到,在這種隱秘的美國式腐敗之下,我提出的對人民有益的正確的政策,都是不直觀(guān)的,要經(jīng)過(guò)推理才能得出的結論。而對手對我的攻擊,雖然是錯誤的,但是卻是直接而具有煽動(dòng)性的,而美國選民的水平又很低。

    結果就是:即使美國能出來(lái)一個(gè)像我這樣子聰明而又善良的候選人,也必然會(huì )落選,甚至會(huì )被批判到身敗名裂,社會(huì )性死亡。

    我在美國八年以來(lái),一直關(guān)注美國政治。一個(gè)說(shuō)到美國的腐敗根源,試圖解決美國根本問(wèn)題的政客都沒(méi)有。

    對,一個(gè)都沒(méi)有。

    美國兩黨無(wú)論明面上多么互相仇視,實(shí)質(zhì)上卻心有靈犀地避開(kāi)美國的腐敗問(wèn)題,而是討論各種無(wú)關(guān)痛癢的話(huà)題,甚至煽動(dòng)種族對立,煽動(dòng)意識形態(tài)對立來(lái)轉移視線(xiàn)。

    比如說(shuō),大麻合法化、變性人上女廁所之類(lèi)的議題,就是極具煽動(dòng)性的無(wú)意義議題。

    又比如說(shuō),說(shuō)到美國爛到家的醫療體系,美國兩黨從不討論鏟除醫療壟斷利益集團這個(gè)根本問(wèn)題,而是討論醫療保險、全民醫保這種無(wú)關(guān)緊要的話(huà)題。

    稍微有點(diǎn)概率論常識的人都知道,你買(mǎi)醫療保險,你在醫療上的期望支出(平均支出)實(shí)際上不降反增。討論保險不保險,誰(shuí)付保險費,都無(wú)法從根本上解決美國的醫療問(wèn)題。但是很多美國人數學(xué)能力很差,根本就無(wú)法理解這個(gè)道理。

    再比如說(shuō),特朗普宣揚反華、反黃種人種族主義。那些底層白人法西斯就把因為腐敗、窮困而產(chǎn)生的報復社會(huì )的情緒全部?jì)A泄到華人和黃種人身上,各種針對華人的種族主義襲擊劇增。

    而美國的華人自然也沒(méi)法關(guān)注美國的腐敗問(wèn)題——我們都要進(jìn)集中營(yíng)淋浴室了,沒(méi)那個(gè)閑心關(guān)心美國前途了。

    再比如說(shuō),美國兩黨煽動(dòng)意識形態(tài)對立。美國兩黨很喜歡裝作他們的沖突是社會(huì )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tài)沖突(在美國語(yǔ)境下,“資本主義”被用作自由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代名詞),而實(shí)際上,美國的社會(huì )經(jīng)濟制度是印度式種性制度加大企業(yè)壟斷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都不沾邊。

    于是,民主黨的紐約市長(cháng)、加州州長(cháng)一上臺,以反資本主義為名,西禁uber手機打車(chē),東禁airbnb短租公寓。舊金山灣區、紐約的住宅環(huán)境、市容、治安年年惡化,房?jì)r(jià)卻年年上漲。

    而共和黨的特朗普一上臺,聲稱(chēng)要減少?lài)夜芸?,增進(jìn)經(jīng)濟自由,實(shí)際上民主黨的惡法一條都沒(méi)有取消,卻反手放開(kāi)高利貸,又讓大公司可以隨意污染環(huán)境而不受懲罰。

    而似乎有點(diǎn)反體制的桑德斯、沃倫、AOC等民主黨進(jìn)步派,也只會(huì )說(shuō)一些給富人加稅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方案。

    于是,共和黨上臺,殺人越貨合法化。民主黨上臺,以社會(huì )正義為名立法,把社會(huì )底層上升空間堵死,壟斷資本越發(fā)膨脹。美國的腐敗就在政黨輪替之間與日俱增,積重難返。

    也許你會(huì )問(wèn),這種美國式腐敗,是不是比直接腐敗危害要???

    恰恰相反,美國式腐敗對社會(huì )的危害遠遠大于直接腐敗。

    我在這里提出一個(gè)定理:直接腐敗對社會(huì )的危害,大部分時(shí)候不會(huì )超過(guò)行賄者和受賄者獲利之和(李新野第一社會(huì )學(xué)定理),因為當行賄者和受賄者不需要對權錢(qián)交易的行為進(jìn)行偽裝的時(shí)候,他們并沒(méi)有動(dòng)機去搞多一件事故意損害其他人。

    舉個(gè)例子吧,假設在國企改制的時(shí)候,一個(gè)官員和一個(gè)商人合伙侵吞國有資產(chǎn)。商人行賄五千萬(wàn),侵吞了價(jià)值一億元的國有資產(chǎn)。那么官員獲利五千萬(wàn),商人獲利五千萬(wàn)。國家損失一億元。這時(shí)候兩者是相等的。

    再舉個(gè)例子,假設(只是假設)我在美國喉嚨發(fā)炎,賄賂藥劑師100美元,沒(méi)有處方就拿到了抗生素。我的病也治好了。

    這時(shí)候,我因為不用付錢(qián)給醫生,也不會(huì )誤工,獲利1200美元,藥劑師獲利100美元。而對社會(huì )實(shí)際上一點(diǎn)傷害都沒(méi)有。

    實(shí)際上,我因為沒(méi)有必要無(wú)意義地去醫院排隊一個(gè)下午。我能多工作半天,給美國政府多納稅幾百美元,實(shí)際上對社會(huì )反而是有利的。

    而美國式腐敗就不一樣了。

    美國式腐敗為了提高對民眾的迷惑性,通過(guò)各種惡法扭曲市場(chǎng),造成全社會(huì )的空轉和浪費,對社會(huì )的危害遠遠超過(guò)了壟斷資本的獲利。

    再用美國醫療做個(gè)例子。

    要是那些醫院直接腐敗,收取巨額國家補貼中飽私囊,對國家的危害都是有限的。而現在醫療系統為了欺騙美國民眾,扭曲了美國整個(gè)醫療行業(yè):三億多美國人看病難,看病貴,還造成很多人才無(wú)法從醫……

    這種美國式腐敗造成社會(huì )資源浪費,對社會(huì )的危害,已經(jīng)遠遠超過(guò)了利益集團的獲利本身。

    上面說(shuō)的直接腐敗可能對社會(huì )反而有利的例子,其實(shí)也解釋了為什么美國對直接腐敗的打壓那么嚴重,因為對于美國的統治階級來(lái)說(shuō),完全可以合法地腐敗,獲取暴利。

    而在惡法之下,直接腐敗實(shí)際上就是搶了利益集團的蛋糕。所以美國整個(gè)統治階級都極度仇視直接腐敗,一定要除之而后快。

    賽克勒家族的普渡制藥給美國人下毒,仍然是上流社會(huì )統治階層的一員。而墨西哥和中美洲有人向美國販毒,美國就悍然發(fā)動(dòng)所謂毒品戰爭,不能讓墨西哥人搶他們的販毒生意。

    而有幾個(gè)中國人合成芬太尼毒品,也想分一杯羹,就被特朗普寫(xiě)進(jìn)對全體中國人發(fā)動(dòng)貿易戰和科技戰的檄文之中。

    美國幾乎所有的產(chǎn)業(yè),都是因為各種各樣的惡法導致極其低效,毫無(wú)競爭力。

    美國唯一有點(diǎn)亮點(diǎn)的科技業(yè),實(shí)際上也是因為是新興產(chǎn)業(yè),還沒(méi)有被美國式腐敗所侵蝕。

    其實(shí),美國制造業(yè)衰退,根本原因并不是因為美國工資太高,而是因為美國惡法太多,積重難返,營(yíng)商環(huán)境惡劣。

    美國雖然人工貴,但是地皮便宜,用電也便宜,還接近終端市場(chǎng),其實(shí)已經(jīng)抵消了人工成本。

    曹德旺、郭臺銘之類(lèi)的企業(yè)家不了解美國國情,算了一下帳,覺(jué)得在美國開(kāi)廠(chǎng)有利可圖。

    興沖沖投資美國,結果嘗試幾年之后,身心俱憊——曹德旺要求美國取消“工會(huì )”,郭臺銘大幅減少在美投資。

    當我明白了這一切之后,我對美國的前途是絕望的。

    美國這套制度,在維穩、洗腦民眾方面全世界第一,所以美國大亂估計是亂不起來(lái)的。但是在這種極度惡劣的營(yíng)商環(huán)境下,美國經(jīng)濟衰退,從世界第一的位置掉下來(lái)也是無(wú)法避免的一件事。

    我在美國,已經(jīng)做好了美國持續衰退,被國內的同學(xué)們超過(guò)、嘲笑的心理準備了,就像那些80年代賣(mài)掉上?;春B返姆孔右泼衩绹娜艘粯?。


  • 上一篇:英國駐重慶總領(lǐng)事史云森見(jiàn)義勇為值得點(diǎn)贊!
  • 下一篇:【出國留學(xué)】之八:列寧母??ι酱髮W(xué)研究生招生簡(jiǎn)章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