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出國留學(xué) > 大洋洲國家 > 正文
出國留學(xué)
  • “每天從中國榨取百萬(wàn)美元”,卻撕咬中國最狠的狼!
  • 時(shí)間:2019-06-06 20:34:29        編輯:文/斬魄刀        點(diǎn)擊量:4527次
  • “我反對中國人,因為他們試圖入侵我們國家,摧毀我們的產(chǎn)業(yè),讓我們完蛋?!?

    說(shuō)這番話(huà)的人叫克萊夫·帕爾默,是澳大利亞前首富。反華言論,在這幾年的袋鼠國并不新鮮。但帕爾默這個(gè)人,卻值得我們特別注意。首先,他最近非?;钴S。其次,他在澳大利亞影響力不小,當然都是破壞性影響。

    而最讓中國人氣憤,是這位反華大佬,發(fā)家還是靠賺了中國人的錢(qián)!怎么就養出了這樣的白眼狼?

    丑惡

    不久前的袋鼠國大選,帕爾默雖然沒(méi)贏(yíng),但出盡風(fēng)頭。

    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報道,在整個(gè)競選活動(dòng)中,帕爾默被媒體提及的次數僅次于肖頓和莫里森,位列第三。

    而在西方最大視頻網(wǎng)站Youtube上,帕爾默領(lǐng)導的澳大利亞聯(lián)合黨更是風(fēng)頭無(wú)兩,發(fā)布的視頻播放量最高超過(guò)700萬(wàn),將自由黨和工黨遠遠甩在身后。

    700多萬(wàn)的播放量是什么概念呢?要知道,澳大利亞總人口也就2500多萬(wàn),這就相當于,平均每4個(gè)澳洲人里,就有一個(gè)人看過(guò)這個(gè)視頻。

    可恨的是,在澳大利亞傳播如此廣的視頻全程都在妖魔化中國。

    視頻說(shuō),中國政府秘密控制了西澳大利亞的機場(chǎng)和港口,利用這些重要交通樞紐來(lái)盜取資源,這將嚴重威脅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

    視頻還說(shuō),中國政府收買(mǎi)了澳大利亞工黨,利用工黨政客來(lái)做骯臟交易,準備全盤(pán)接手澳大利亞。

    視頻最后呼吁全體澳大利亞人:我們不能任由中國擺布了!我們要行動(dòng)起來(lái),共同保護我們國家的未來(lái)、領(lǐng)土和生活方式!

    顯然光污蔑中國政府不夠,他們還不忘黑一把中國人。

    最近幾年,由于澳大利亞媒體不停地炒作中國人“搶奶”“炒房”的負面新聞,一些當地民眾原本就對中國人產(chǎn)生了不好的情緒。

    澳大利亞聯(lián)合黨將這種情緒進(jìn)一步扭曲、夸大,告訴他們的選民:中國人控制了我們的乳制品!中國人還操縱了我們的房地產(chǎn)!這樣下去,澳大利亞的娃兒會(huì )沒(méi)奶吃,澳大利亞人也會(huì )沒(méi)房??!

    因此,他們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我們要把中國人趕出去,禁止中國人在澳大利亞投資!

    然而,比起帕爾默之前的辱華言論,上述視頻都算克制了。

    2013年9月5日,帕爾默在澳大利亞9頻道《今日》節目中宣稱(chēng),“默多克的妻子鄧文迪是中國間諜……她多年來(lái)一直在監視著(zhù)默多克,將錢(qián)送回中國情報局,這便是默多克離婚的原因”。

    2014年2月7日,帕爾默公開(kāi)稱(chēng),中國試圖“強奸我們的國家和我們的經(jīng)濟”。

    2014年8月18日,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問(wèn)答節目”采訪(fǎng)時(shí),帕爾默甚至直接罵中國人是“雜種”。他說(shuō),中國企圖搶占澳大利亞的港口來(lái)盜取自然資源,為了阻止這種事情的發(fā)生,他不惜“與中國雜種硬碰硬”。

    這樣荒唐、粗俗的對華指責讓一些澳大利亞政客都看不下去了。

    對中國也曾大放厥詞過(guò)的澳大利亞前外長(cháng)畢曉普曾譴責“帕爾默的言論不可接受”,并稱(chēng)這“絕不代表澳大利亞國會(huì )和人民的態(tài)度”。

    西澳大利亞州前州長(cháng)科林則說(shuō),帕爾默的言論代表了“澳大利亞最丑惡的東西”。而現州長(cháng)麥高恩更是一針見(jiàn)血,暗指帕爾默罵中國是典型的忘恩負義行為。

    他說(shuō),帕爾默從中國投資者那里獲取了大量的利益,“他每天從中國人手中榨取100多萬(wàn)美元現金,然后攻擊中國的投資?!?

    發(fā)家

    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競選口號一致,帕爾默也宣稱(chēng)“讓澳大利亞變得偉大”(Make Australia Great)。再加上同樣是富豪出身,又都愛(ài)拿中國說(shuō)事,不少人將他稱(chēng)作“澳大利亞特朗普”。

    但與特朗普“富二代”出身、繼承家業(yè)的致富路線(xiàn)不同,帕爾默自稱(chēng)是白手起家,“從清潔工一路走過(guò)來(lái),曾在地板上睡過(guò)覺(jué)”。

    不過(guò),正如麥高恩所說(shuō),帕爾默的巨額財富源于中國。甚至可以說(shuō),他是靠賺中國人的錢(qián)發(fā)家的。

    公開(kāi)資料顯示,帕爾默出生于1954年,孩提時(shí)代曾隨家人來(lái)過(guò)中國,并在青島住了半年多。他接受采訪(fǎng)時(shí)曾多次提到在中國的經(jīng)歷,并自稱(chēng)見(jiàn)過(guò)毛主席和中國末代皇帝溥儀。

    回到澳大利亞后,他考入昆士蘭大學(xué)就讀法律專(zhuān)業(yè),但在畢業(yè)前退學(xué)了。退學(xué)后,他開(kāi)始從事房地產(chǎn)中介工作并從中賺取了“第一桶金”。

    之后,帕爾默轉身投入礦業(yè)。自上世紀80年代中期起,他創(chuàng )辦了包括現在主營(yíng)的Mineralogy公司在內的多家企業(yè),主要靠向中國出售礦產(chǎn)獲益,并就此發(fā)家。

    2006年,帕爾默與中國企業(yè)合作中澳SINO鐵礦項目,這使他成為澳大利亞第五大富翁。

    2009年,他收購了布里斯班的Waratah煤礦,當時(shí)評估價(jià)不到1億美元。

    2010年,他與中國企業(yè)達成協(xié)議,中方20年內每年購買(mǎi)Waratah煤礦價(jià)值600億美元的煤炭,這一交易,讓他榮登澳洲首富。

    雖然,從這之后,他的身價(jià)不斷縮水,但即便不是首富,也仍是富豪。

    在今年的澳大利亞大選中,帕爾默就豪擲6000萬(wàn)美元為自己和澳大利亞聯(lián)合黨打廣告,廣告投放密度堪比“挖掘機學(xué)校哪家強”。

    雖然這樣的高投入只為帕爾默贏(yíng)得了3.5%的選票和0個(gè)議會(huì )席位,但他卻認為錢(qián)花得很值,比“捐贈給慈善機構更有效地利用了他的財富”。

    帕爾默在大選后發(fā)表聲明稱(chēng),他所在的澳大利亞統一黨分走了工黨的選票,“顯著(zhù)幫助”了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

    他還強調,澳大利亞統一黨的目標是確保工黨政府不上臺執政。

    而我們都知道,澳大利亞工黨對中國的態(tài)度一直以來(lái)相對友好。前工黨黨魁肖頓在大選前還表示,如果工黨取得執政權,他們不會(huì )跟隨美國把中國視為戰略威脅,而會(huì )采取更為獨立的外交政策,以平衡中美關(guān)系。

    偽裝

    值得一提的是,帕爾默對中國的態(tài)度并非一開(kāi)始就這么惡劣。不然,中國企業(yè)也不會(huì )跟他做生意。

    只能說(shuō),他偽裝得很好。

    美國《紐約時(shí)報》在報道中提到,多年來(lái),“這個(gè)神氣活現的澳大利亞礦業(yè)巨頭”還以中國友人的身份自居,他經(jīng)常為中國在澳大利亞的投資辯護,還會(huì )突然現身中國大陸,向中國官員及投資者示好。

    2012年4月,帕爾默與中國船廠(chǎng)簽約,宣布將耗資30億至60億美元打造“泰坦尼克二號”,一度震驚海內外。

    雖然,這艘“泰坦尼克二號”到現在都沒(méi)建成,但可以看出,直到那時(shí)帕爾默與中國的關(guān)系還不錯。

    那帕爾默是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轉變的呢?或者說(shuō)露出原形的呢?這里就要說(shuō)到一場(chǎng)官司——他和中國合作企業(yè)鬧掰了,正是那家讓他發(fā)家的中國企業(yè)。

    2006年3月,這家中國企業(yè)從帕爾默Mineralogy公司購入位于西澳大利亞州的20億噸磁鐵礦的采礦權,成為中國在海外最大的礦業(yè)投資項目。此前,帕爾默的公司雖然獲得了開(kāi)采審批文件,卻沒(méi)有足夠的資金和能力去開(kāi)啟項目。

    然而,這一命運多舛的合資項目不僅投產(chǎn)時(shí)間一再拖延,開(kāi)發(fā)成本嚴重超出預期,后來(lái)還迎來(lái)鐵礦石價(jià)格暴跌、監管障礙、勞工短缺、聘用中國籍雇員爭議等一系列考驗和麻煩。

    通常情況下,商業(yè)合作出現麻煩就要協(xié)商和談判,實(shí)在談不成就會(huì )打官司。不幸的是,這一項目就是走到了打官司的地步。

    帕爾默在2012年底開(kāi)始控告中國企業(yè)違約,從那之后,雙方相互指責,嘴炮打了不少,直到現在也沒(méi)有停止。用英國廣播公司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雙方相互憎恨的程度在世界企業(yè)界也罕見(jiàn)”。

    既然已經(jīng)上了法庭,那就讓法律來(lái)裁決這場(chǎng)糾紛。但帕爾默開(kāi)始了“公報私仇”,原來(lái)他所謂的“中國搶占澳大利亞資源”是指他私人的礦。

    帕爾默迅速從“中國友人”轉變成澳大利亞最激烈反華的人,徹底暴露出他的唯利是圖。之前的對中國示好,現在的對中國詆毀,無(wú)非都是一個(gè)“利”字。這是一個(gè)無(wú)情無(wú)義之徒。這樣的人,我們將來(lái)可能還會(huì )碰到,帕爾默應該讓我們多留一個(gè)心眼。

    有些諷刺的是,帕爾默印著(zhù)“讓澳大利亞變得偉大”標語(yǔ)的海報正是中國制造的。要真想讓“澳大利亞偉大”,就必須和中國合作,不可能對抗。這個(gè)道理,帕爾默明白,但在裝糊涂。

    最后強調一句,這樣的白眼狼,我們一定要增強甄別力,不能再養狼為患。而他一旦現了原形,就該讓他付出代價(jià)。

  • 上一篇:新西蘭發(fā)布國際學(xué)生福利舉措
  • 下一篇:出國留學(xué)項目之(9):新西蘭梅西大學(xué)直通車(chē)項目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