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國學(xué)文化 > 論孟老莊 > 正文
國學(xué)文化
  • 法家變法、儒家治國、道家休養生息,墨家為何突然衰落
  • 時(shí)間:2023-09-19 08:03:54        編輯:宗皓        點(diǎn)擊量:1963次

  • 春秋戰國亂世,各諸侯國奮發(fā)圖強,各大家紛現歷史舞臺,法家變法讓諸侯國變法圖強,秦國商鞅變法笑到最后;在治理國政過(guò)程中,儒家思想起到越來(lái)越重要作用,而在休養生息時(shí),道家思想無(wú)處不在。

    曾與法家、儒家、道家并駕齊驅的墨家,為何突然衰落了呢?墨家觀(guān)念超然世外,超出大多數人的理解范圍,他所主張的“兼愛(ài)非攻”太理想化,在現實(shí)中是很難實(shí)現的。墨家所推行的“霸道”主義,很容易成為一個(gè)極端組織,而且對于很多事,墨子主張采取非正常手段去解決,這些都是不可取的。

    墨子的觀(guān)點(diǎn)中,人與人應該是絕對意義上平等的,沒(méi)有誰(shuí)比誰(shuí),更加尊貴,也沒(méi)有誰(shuí)天生就要去掌控,但是,在這種認知當中,階級也就不存在了,可是既然階級不存在,那么領(lǐng)導階層該由誰(shuí)來(lái)?yè)文??對此,墨子給出了答案說(shuō),要以最為圣明的人來(lái)做君主,其次圣明的人來(lái)做國君,然后再是鄉長(cháng),里長(cháng)等各個(gè)階層,并且對于他們這些人說(shuō)的話(huà),其他的平民百姓要絕對服從,因為他們是最為圣明的人。

    在此基礎上,人民群眾也要有提出意見(jiàn)和建議的權利,只不過(guò),當人民群眾提出意見(jiàn)和建議之后,到底該如何定論,還是要有統治者來(lái)決定,這其實(shí)本身也是自相矛盾的。

    墨子的“人人平等”,其實(shí)就是“專(zhuān)制”

    首先,既然大家都一樣,那么,圣明的標準又要誰(shuí)來(lái)定呢?又怎么來(lái)確定,誰(shuí)是最為圣明的人呢?確立了之后,這個(gè)人,又要以什么樣的姿態(tài)去統治天下呢?

    在統治的過(guò)程中,當平民百姓提出了意見(jiàn)和建議,又要秉著(zhù)什么樣的原則去解決呢?畢竟,治理天下絕對不僅只有一種意見(jiàn),當意見(jiàn)出現分歧的時(shí)候,君主或者是天子,該如何決斷呢?墨子說(shuō),要以君主和天子的意向來(lái)決定。

    這其實(shí)不就是聽(tīng)從一個(gè)人的意見(jiàn)嗎?既然要聽(tīng)從君主和天子的意見(jiàn),那么,平民百姓是否提出自己的意見(jiàn),真的那么重要嗎?或者說(shuō),他們提出了自己的意見(jiàn),又能夠真的得到解決嗎?恐怕很難。因此,墨子所說(shuō)的“人人平等”,其實(shí)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專(zhuān)制??蓡?wèn)題在于,天下不能夠沒(méi)有人來(lái)統領(lǐng),想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仿佛只能夠通過(guò)這樣的手段,所以,墨子觀(guān)念本身也就有矛盾沖突的點(diǎn)。

    墨子大肆宣揚“鬼神”存在

    為了解決上述的矛盾,墨子子大肆宣揚“鬼神”的存在,因為單純的靠利益上的誘惑,其實(shí)不能約束所有人,或者不能夠誘惑所有人,畢竟,在當時(shí)的天下有很多人是無(wú)故富貴的,他們憑借著(zhù)血緣關(guān)系,或者憑借著(zhù)祖宗遺留下來(lái)的功勞,就可以大富大貴,又何必再去遵守墨子的觀(guān)念呢?哪怕他們不去接愛(ài)別人,也有別人來(lái)侍奉他們,如此,他們又何必去愛(ài)別人呢?所以,利益上的誘惑,對于當時(shí)的領(lǐng)導階層來(lái)講是很低的,既然如此,就需要通過(guò)另一種手段來(lái)監控這些不能被利益的誘惑的人。對此,墨子選擇了鬼神,當時(shí)墨子大加的宣揚,奉行兼愛(ài)的人會(huì )得到神的獎賞,違背兼愛(ài)的人會(huì )得到鬼的懲罰,所以,為了不受到懲罰而獲得獎賞,人們必須尊重兼愛(ài)的觀(guān)念,也必須要奉行兼愛(ài)的觀(guān)念。

    墨子回答不了“鬼神”問(wèn)題

    但問(wèn)題在于,鬼神之說(shuō)是“信則有,不信則無(wú)”的,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所有不可能憑借一則鬼神之說(shuō)就解釋全部,就比如說(shuō),墨子曾經(jīng)有一次生病,他的弟子問(wèn)他,先生自然是一個(gè)賢德的人,既如此本應該得到神的獎賞,又為何會(huì )生病呢?

    對于這樣的提問(wèn),墨子本身是回答不了的,所以,他只能夠顧左右而言他,說(shuō)生病不僅僅是受鬼神的影響,還有心情天氣等等方面的原因,但墨子做出了這樣的回答也就說(shuō)明,人生活的好壞不僅是鬼神能夠決定的,鬼神只是一個(gè)方面。

    可是既然如此,人們又為什么一定要活在鬼神陰影的籠罩之下呢?所以,墨子的這種手段也是沒(méi)有作用的,或者說(shuō),作用不大的。

    討論

    由此來(lái)看,為了推行兼愛(ài)的學(xué)說(shuō),墨子所實(shí)施的各種手段,都有著(zhù)自身的問(wèn)題所在,既然,如此解決不了這些問(wèn)題,就很難將兼愛(ài)搬到明面上來(lái),更重要的是,兼愛(ài)很難得當時(shí)統治者的心,為什么呢?因為兼愛(ài)是要求,人與人絕對平等的,在當時(shí)最主要的社會(huì )矛盾點(diǎn)就在于階級,而且問(wèn)題就是因為不平等,因為君主大夫等領(lǐng)導階層,高于平民階層的利益獲取,而如果人與人真的絕對平等,那么這種階層其實(shí)也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說(shuō),君主等人也就無(wú)法再獲得利益,無(wú)法再獲取別人的侍奉,這樣的觀(guān)念,他們怎么會(huì )支持呢?而如果沒(méi)有領(lǐng)導階層的支持,墨子憑借草根的身份是很難站穩腳跟的,雖然當時(shí)的墨子是一個(gè)行動(dòng)派,他也曾經(jīng)利用他的學(xué)說(shuō),影響過(guò)很多的國家關(guān)系,但是在根本利益的問(wèn)題上,墨子的觀(guān)念很難說(shuō)服領(lǐng)導階層。

    墨子言論未得到統治階級支持,也未得到平民支持

    依據上述的分析來(lái)看,墨子的言論不僅不能夠獲取領(lǐng)導階層的方式,連平民階層都很難籠絡(luò ),畢竟墨子要求人每時(shí)每刻都要勞動(dòng),不能有任何的娛樂(lè )活動(dòng),要以苦為樂(lè ),可問(wèn)題在于,普通人的生活只是希望安靜和諧,不是每個(gè)人都是圣人,既然如此,對于圣人能夠做到的以苦為樂(lè ),也并非每個(gè)人都要做到的。

    有人說(shuō)過(guò),我并不關(guān)心領(lǐng)導者一頓飯幾菜幾湯,我只關(guān)心,我自己能不能一頓飯三菜一湯,所以,在很多時(shí)候,人們都是一個(gè)獨立的個(gè)體,他們的生活絕對不可能如同一個(gè)模子里刻出來(lái)的,既然如此,人與人之間的絕對平等也是完全不可能實(shí)現的,至少到現在的社會(huì )依舊沒(méi)能夠實(shí)現。

    結尾

    我們可以得知,墨子的觀(guān)念自然有他的道理,人與人之間的人際關(guān)系,如果真的能到達絕對平等的地步,那么,社會(huì )上自然不會(huì )出現那么多的矛盾沖突,但墨子觀(guān)念也自有他的問(wèn)題,畢竟,能有多少人愿意愛(ài)自己和愛(ài)他人一樣呢?

    對于墨子這樣的觀(guān)念,同樣被稱(chēng)為是圣人的孟子,都不能贊同,又談何要求普通人呢?所以,對于墨子的觀(guān)念,后世的人是可以作為目標進(jìn)行追逐的,畢竟人共同生活而組成了一個(gè)社會(huì ),自然是要這個(gè)社會(huì )越來(lái)越好,也自然是要人際關(guān)系越來(lái)越順遂。其未必不能當作是理想,但是,也要有對現實(shí)進(jìn)行評估,至少現如今的社會(huì )還沒(méi)有達到墨子理想的條件,階級依舊存在。

    雖然現在的階級不像是春秋戰國時(shí)代那么明顯,我們依舊無(wú)法忽略階級問(wèn)題帶來(lái)的社會(huì )矛盾和沖突,因此,或許我們達不到墨子規劃的完美社會(huì ),但是未必不能向著(zhù)那樣的方向而努力。


  • 上一篇:二十一位道教神仙大全排行
  • 下一篇:被稱(chēng)為“玄學(xué)”的道家思想如何形成的?對世家有哪些影響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