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健康養生 > 茶余飯后 > 正文
健康養生
  • 古人的書(shū)房為什么多叫“齋”
  • 時(shí)間:2024-03-28 10:18:54        編輯:宗皓        點(diǎn)擊量:1239次
  •                           

                                                                        《羲之寫(xiě)照圖》

    據說(shuō)寫(xiě)《聊齋志異》的蒲松齡,為了搜集民間的“奇聞異事”,就在家旁邊設了一個(gè)茶攤,喝茶不收錢(qián),只要能講出故事就可以。這個(gè)“志”指的是記述,“異”指的是奇異的故事,“聊齋”是啥呢?就是蒲松齡書(shū)房的名字。今天我們就來(lái)聊聊古人的書(shū)房。

    古代文人雅士為什么對書(shū)房這么看重?

    古代的讀書(shū)人,除了追求仕途,更注重自身的修身養性,所以,他們需要有一間不大不小的書(shū)房,通過(guò)收藏書(shū)畫(huà)、擺設用品、種養植物等等方式,營(yíng)造出一個(gè)符合自己審美和情趣的環(huán)境,說(shuō)白了,那就是精神家園。這樣,不論仕途上是進(jìn)是退、是喜是憂(yōu),回到書(shū)房的時(shí)候,依然能夠在精神上暢游于天地之間。所以,給自己的書(shū)房取一個(gè)既符合個(gè)人審美又能表達自己志向、情趣、品格的名字就變得非常重要,亭、臺、樓、閣、軒、榭、廊、舫,堂、齋、園、舍、館、居、廬、莊等等,這些意向悠遠又出落紅塵的建筑就經(jīng)常出現在書(shū)房的名字里。

    不過(guò),細數起來(lái),用來(lái)給書(shū)房命名最多的還是“齋”字,為什么呢?

    因為和“齋”的本意相關(guān)?!褒S”字最早出現在春秋時(shí)期,寫(xiě)作“斎”(zhāi),從“示”,“齊”聲,本義是指古人在祭祀或舉行典禮前整潔身心以示虔敬,《說(shuō)文解字》里說(shuō)“齋,戒潔也”。

    所以,“齋”字成為書(shū)房用詞的頭牌,顯然表達了主人清心寡欲、清凈雅致、不與世俗論短長(cháng)的志趣。

    有關(guān)書(shū)齋的最早記載是哪個(gè)呢?是西漢揚雄的“玄亭”,又稱(chēng)“草玄堂”。這揚雄是成都人,擅長(cháng)做賦,有《長(cháng)揚賦》《蜀都賦》《甘泉賦》等名作傳世,當時(shí)和司馬相如齊名,世稱(chēng)“揚馬”。晚年的時(shí)候,揚雄潛心鉆研哲學(xué),寫(xiě)成《太玄經(jīng)》九卷,因此,他在成都的故宅就被叫做“草玄堂”,這個(gè)“草”是動(dòng)詞,意思是草寫(xiě)、著(zhù)述,所謂“草玄”,就是“著(zhù)述太玄經(jīng)”的意思。只可惜,同為草堂,同在成都,杜甫草堂的名氣和命運可比揚雄的草玄堂好了太多。

    此后,書(shū)齋經(jīng)過(guò)隋唐至宋繼續發(fā)展并逐步走向成熟,明清時(shí)期達到了頂峰,成為歷代文人心中的人間凈土、世外桃源。

    古人書(shū)房里的布局是什么樣的?

    其實(shí),我們很難在早期的文獻里找到書(shū)齋的室內布局標準,怎么辦?古人的繪畫(huà)里有線(xiàn)索。

    我們拿書(shū)房成型的時(shí)代——兩宋前后舉例,在宋代畫(huà)作《羲之寫(xiě)照圖》里,書(shū)房以榻為中心,榻的后面放置屏風(fēng)作為格擋,四周再布置桌案來(lái)擺放書(shū)籍和文房四寶。

    到了明代,書(shū)房的格局發(fā)生了很大變化,不再只有床榻一個(gè)中心,而是有兩三個(gè)中心點(diǎn),比如床榻、書(shū)案、茶幾、琴棋畫(huà)案等等,這也讓書(shū)房產(chǎn)生了自然分區,學(xué)習的時(shí)候就在書(shū)案、畫(huà)案位置;想娛樂(lè )放松,就換到琴案、棋案位置;待客的時(shí)候,在茶幾位置;需要休息了,就回到床榻處小睡。

    更重要的是,由于書(shū)房文化在明代的時(shí)候到達了頂峰,書(shū)房的用具和擺設也有了大致的標準,下面我們就來(lái)聽(tīng)一聽(tīng)幾位有錢(qián)、有閑、有知識、有文化的人對書(shū)房提出的軟裝建議。比如,明代主業(yè)戲曲作家、副業(yè)養生學(xué)家高濂就曾經(jīng)在自己的養生專(zhuān)著(zhù)《遵生八箋》里說(shuō),書(shū)房不要太大,否則收不住心神,還應該留一些小的窗戶(hù),擺幾組盆景,離窗戶(hù)比較近的地方可以養上幾條魚(yú),這樣,書(shū)房就變得動(dòng)靜皆宜,充滿(mǎn)活力。(書(shū)齋宜明靜,不可太敞。明凈可爽心神,宏敞則傷目力。窗外四壁,薜蘿滿(mǎn)墻,中列松檜盆景,或建蘭一二,繞砌種以翠蕓草令遍,茂則青蔥郁然。旁置洗硯池一,更設盆池,近窗處,蓄金鯽五七頭,以觀(guān)天機活潑。)

    在畫(huà)家、園林設計師文震亨的《長(cháng)物志》里,則事無(wú)巨細描述了書(shū)房的配置器物,從文房筆硯到哥窯定瓶一應俱全。他還建議說(shuō),閑的時(shí)候要多搞搞插花,這樣可以收到早上的露水,便于清心明目;書(shū)房里的掛畫(huà)呢,山水為上,花木次之,鳥(niǎo)獸人物盡量避免,估計是覺(jué)得山水畫(huà)可以讓人心胸開(kāi)闊,增長(cháng)自己的浩然之氣。(齋中長(cháng)桌一,古硯一,舊古銅水注一,舊窯筆格一,斑竹筆筒一,舊窯筆洗一,糊斗一,水中丞一,銅石鎮紙一。左置榻床一,榻下滾凳一,床頭小幾一,上置古銅花尊,或哥窯定瓶一,花時(shí)則插花盈瓶,以集香氣,閑時(shí)置蒲石于上,收朝露以清目?;蛑枚t一,用燒印篆清香。冬置暖硯爐上。壁間掛古琴一,中置幾,如吳中云林幾式最佳。壁間懸畫(huà)一,書(shū)室中畫(huà)惟二品,山水為上,花木次,鳥(niǎo)獸人物不與也。)

    明末清初的文學(xué)家、戲劇家李漁則在《閑情偶記》里說(shuō),書(shū)房的墻最好是土墻,顏色要淡雅。利用名人字畫(huà)增加廳壁內容的時(shí)候,不宜太素,更不宜太繁復,否則非但不宜人,還會(huì )毀人。

    至于書(shū)房里的用具,高濂在《遵生八箋》里做了詳細的羅列,筆墨紙硯、琴棋書(shū)畫(huà)、桌椅板凳一應俱全,甚至還有什么拂塵、搔背(就是老頭樂(lè ))之類(lèi),要是活在今天,他絕對是一位響當當的優(yōu)質(zhì)買(mǎi)手。

    幾個(gè)大名鼎鼎、容易搞混的書(shū)房:南書(shū)房、上書(shū)房和御書(shū)房

    不過(guò),要說(shuō)到極致的書(shū)房,那還得數清代皇帝的書(shū)房,接下來(lái),我們就到紫禁城來(lái)看一看。

    紫禁城里有多少書(shū)房呢?答案是四十多處,文化教育、藏書(shū)閱覽、詞臣顧問(wèn)等等活動(dòng)都在各種類(lèi)型的書(shū)房里進(jìn)行。早期的書(shū)房,除了搞經(jīng)筵的文華殿外,全部分布于保和殿、乾清宮和養心殿三區,而且都是政寢合一的建筑,也就是皇帝的寢室、起居室、書(shū)房和召見(jiàn)大臣商議軍國大計都集中在一個(gè)建筑區域。后來(lái),由于讀史論經(jīng)成為帝王非常重要的必修課,但凡殿堂里設寶座的地方,都會(huì )擺放典籍和書(shū)案,書(shū)案上放上筆筒、筆架、筆洗、筆掭(tiàn)、筆匣等文房用品。

    先說(shuō)南書(shū)房,我們經(jīng)常在影視劇中聽(tīng)說(shuō)的南書(shū)房,原本確實(shí)是康熙早年讀書(shū)的地方,后來(lái),康熙選調翰林或者翰林出身的官員到里面當值,南書(shū)房就成了這些文學(xué)侍從的辦公室。這些官員,除了應制撰寫(xiě)文字之外,還要遵照皇帝的旨意起草詔令,致使南書(shū)房一度成為發(fā)布政令的地方。雍正年間,軍機處成立以后,南書(shū)房才恢復了“書(shū)房”的本意,專(zhuān)門(mén)負責文詞書(shū)畫(huà)的事情。

    再說(shuō)上書(shū)房,最初叫“尚書(shū)房”,是皇子們平日讀書(shū)的地方,始建于雍正初年,屋里懸掛著(zhù)“前垂天貺(kuàng)”“中天景運”和“后天不老”三塊匾額,合稱(chēng)“三天”,道光年間,道光帝下詔把名字改成了“上書(shū)房”。乾隆朝后期,由于乾隆帝在位時(shí)間長(cháng)達60年,所以也有部分皇孫、皇曾孫在上書(shū)房讀書(shū)學(xué)習。

    再說(shuō)御書(shū)房,一聽(tīng)名字就是皇帝專(zhuān)用讀書(shū)、藏書(shū)的地方,不過(guò),故宮里并沒(méi)有一處固定的宮殿被叫做“御書(shū)房”,它是很多個(gè)皇帝專(zhuān)用書(shū)房的統稱(chēng)。其中比較著(zhù)名的,包括了倦勤齋、漱芳齋、三希堂等等。

    三希堂的“三?!庇袃蓚€(gè)意思,一是“士希賢,賢希圣,圣希天”,意思是“士人希望成為賢人,賢人希望成為圣人,圣人希望成為知天下的人”,有督促、鼓勵自己勤勉向上的含義。另外一個(gè)意思,指的是三件著(zhù)名的收藏品,也就是王羲之的《快雪時(shí)晴帖》、王獻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遠帖》。

    總結一下,從宋代開(kāi)始,文人起居的書(shū)齋就被稱(chēng)為“文房”,以書(shū)、畫(huà)為中心,多種多樣的文人趣味在此展開(kāi),從金石碑帖、古銅器、筆、墨、紙、硯這樣的文房用具,到隨身的器玩、服飾以及室內的各種設施,再到茶、花、香、園藝等,文人生活各個(gè)方面的種種趣味都得到了發(fā)揮??梢哉f(shuō),書(shū)房不僅是文人雅士個(gè)人志趣的表達,也是那個(gè)時(shí)代生活和文化的印記,彰顯著(zhù)時(shí)代的氣韻和斯文。

    文并供圖/楊學(xué)濤(文史學(xué)者)

  • 上一篇:汾酒集團原黨委書(shū)記、董事長(cháng)李秋喜于辭世,享
  • 下一篇:善良,是人生最好的風(fēng)水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