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新聞閱覽 > 偉人專(zhuān)欄 > 正文
新聞閱覽
  • 建議朋友們認真閱讀毛主席的《論持久戰》發(fā)表背景
  • 時(shí)間:2023-12-07 11:25:38        編輯:陳心正        點(diǎn)擊量:1616次
  • 讀懂了《論持久戰》,就讀懂了中國和世界?。ㄉ疃龋?

    A打工人的快樂(lè ) 2023-12-01 18:48 發(fā)表于福建

    1938年5月,毛澤東再次把自己關(guān)在了窯洞里,他七天七夜沒(méi)有出門(mén),除了一天兩頓稀飯和咸菜外,就是不停地抽著(zhù)劣質(zhì)的紙煙,埋頭寫(xiě)作,以至于連棉鞋被火盆烤著(zhù)了,他也渾然不覺(jué),警衛員賀清華后來(lái)說(shuō):“七天七夜不睡覺(jué),就是鐵人也要熬倒了啊,主席當時(shí)真是拼了命了?!泵珴蓶|就是在這七天七夜里寫(xiě)成了《論持久戰》。

    馮玉祥得到這本書(shū)后,立即自費印了3千冊,分送國民黨要人,而白崇禧讀后,更是大為嘆服,他還從中歸結出“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shí)間”這兩句話(huà),如獲至寶的白崇禧把在《論持久戰》送給了蔣介石,而這一次,連蔣介石也不能不贊同毛澤東的戰略思想了。

    抗戰八年,國共兩黨攜手共御外侮,而指導抗日戰爭的戰略,則是由共產(chǎn)黨人毛澤東提供的。

    1956年秋,前日本關(guān)東軍參謀長(cháng)、海軍航空兵司令官遠藤三郎,在北京見(jiàn)到了他畢生最崇敬的對手毛澤東。

    遠藤三郎,1893年出生于日本山形縣,15歲入日本士官學(xué)校,隨后留學(xué)于法國陸軍大學(xué),在日本統治集團中,他被稱(chēng)為“有思想的軍人”。山形,以出寶刀而聞名,就在那一次會(huì )見(jiàn)中,遠藤三郎把祖傳的寶刀獻給了毛澤東。寶刀出自14世紀日本鐮倉時(shí)代的“國匠”米國光之手,是遠藤少年時(shí)代加入軍校時(shí),外祖父贈送給他的傳家寶。這是出乎意料的舉動(dòng),是日本軍人所行的前所未有的大禮。

    遠藤三郎說(shuō),敗要敗得明白,敗在毛澤東手下,日本心悅誠服。而在此之前,遠藤三郎卻像大多數日本軍人一樣,對中國是根本不服氣的。他認為,無(wú)論在軍事、現代化程度還是國力上,日本都要遠強于中國。他認為,日本是純粹軍事戰略上的失敗,其關(guān)鍵在于日本在“大陸政策”與“海洋政策”之間沒(méi)有做出清晰的判斷與選擇。

    發(fā)動(dòng)侵略戰爭之初,日本戰略的制定者是石原莞爾。按照石原莞爾的設想,如果日本在占領(lǐng)中國東三省之后全力進(jìn)攻蘇聯(lián),那么,在德國和日本東西夾攻之下,蘇聯(lián)很難不被打敗。而如果以朝鮮、偽滿(mǎn)洲國和日本本土為基地,假以20年的長(cháng)期準備,再全力與美國爭奪太平洋,那么,日本占領(lǐng)太平洋的東部,與美國“劃洋而治”也絕非是不可能的。

    石原莞爾起初的設想就是如此:以“日、鮮、滿(mǎn) (偽滿(mǎn))一體化”為前提,實(shí)現“第二次產(chǎn)業(yè)革命”,這包括在遠東建立一個(gè)年產(chǎn)2千萬(wàn)噸鋼鐵的大基地,計劃年生產(chǎn)飛機1萬(wàn)架,將人造石油作為研發(fā)重點(diǎn),大量生產(chǎn)飛機、汽車(chē)、船舶、工業(yè)機械,其中還包括打通朝鮮海峽海底隧道,建設一條從日本出發(fā),經(jīng)中亞到達歐洲的新干線(xiàn)計劃。

    而要實(shí)現這個(gè)計劃,需要20年的時(shí)間。石原莞爾原本設想完成第二次產(chǎn)業(yè)革命之后,日本再舉兵指向西伯利亞和太平洋。

    但是,在遠藤看來(lái),由于“沒(méi)有頭腦”的東條英機代替了石原莞爾,這個(gè)宏大的計劃擱淺了,而且,直到戰敗,日本的戰略依舊還是在“大陸”與“海洋”之間徘徊,而在整個(gè)戰爭中,日本的最高統帥部都沒(méi)有形成自己清晰的戰略。這就是他所理解的日本戰敗的真正原因。

    1947年2月,遠藤作為戰犯被關(guān)進(jìn)了東京的巢鴨監獄,一年后,他被釋放。從此,遠藤三郎在琦玉縣耕田為生,除了種地之外,他平日閉門(mén)不出,苦苦思考著(zhù)日本戰敗的原因,直到他讀到了毛澤東的《論持久戰》,他的思路從此轟毀,他說(shuō):自己“覺(jué)悟在一夜之間”,毛澤東的《論持久戰》起碼從三個(gè)方面擊中了日本戰略的要害,也擊中了遠藤三郎的要害。

    首先,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指出,中日之間的較量絕非單純的軍事較量,因為從根本上說(shuō),這是一場(chǎng)政治較量。在《戰爭與政治》一部分中,毛澤東指出: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戰爭是流血的政治,政治則是不流血的戰爭。關(guān)于中日戰爭的政治性質(zhì),毛澤東這樣寫(xiě)到:

    政治發(fā)展到一定的階段,再也不能照舊前進(jìn),于是爆發(fā)了戰爭,用以?huà)叱蔚缆飞系恼系K。例如中國的半獨立地位,是日本帝國主義政治發(fā)展的障礙,日本要掃除它,所以發(fā)動(dòng)了侵略戰爭。中國呢?帝國主義壓迫,早就是中國資產(chǎn)階級民主革命的障礙,所以有了很多次的解放戰爭,企圖掃除這個(gè)障礙。

    從歷史上看,日本有一個(gè)武士階層,而中國的劣勢則在于統治者是文士階層,這是兩個(gè)社會(huì )結構的不同,這種社會(huì )結構的不同,則造成了政治動(dòng)員方式的不同。日本的政治動(dòng)員,是建立在封建武士制度的基礎上,日本政治動(dòng)員比較快,但范圍有限,而中國的政治動(dòng)員雖然進(jìn)行得慢,但深度和廣度則比日本要大得多。倘若中國能夠進(jìn)行全民族的廣泛動(dòng)員,并形成一支與人民在一起的軍隊,那么,日本軍事制度就會(huì )被中國的全民皆兵所戰勝,日本在軍事方面的優(yōu)勢,就將被中國在政治動(dòng)員方面的全面性、廣泛性之優(yōu)勢所克服。

    在《抗日的政治動(dòng)員》一部分中,毛澤東全面論述了為什么全面的政治動(dòng)員是抗戰勝利的關(guān)鍵。他認為:

    如此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沒(méi)有普遍和深入的政治動(dòng)員,是不能勝利的??谷找郧?,沒(méi)有抗日的政治動(dòng)員,這是中國的大缺陷??谷找院?,政治動(dòng)員也非常之不普遍,人民的大多數,是從敵人的炮火和飛機炸彈那里聽(tīng)到消息的。這也是一種動(dòng)員,但這是敵人替我們做的。這種情形必須改變,不然,拚死活的戰爭就得不到勝利。動(dòng)員了全國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敵于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彌補武器等等缺陷的補救條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戰爭困難的前提。要勝利,就要堅持抗戰,堅持統一戰線(xiàn),堅持持久戰。然而一切這些,離不開(kāi)動(dòng)員老百姓。要勝利又忽視政治動(dòng)員,叫做“南其轅而北其轍”,結果必然取消了勝利。

    毛澤東接著(zhù)指出,政治動(dòng)員,就是“必須使每個(gè)士兵每個(gè)人民都明白為什么要打仗,打仗和他們有什么關(guān)系”。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文化和宣傳方面的較量,因此,抗戰,也是一場(chǎng)文化的思想的戰爭與斗爭。他認為:

    什么是政治動(dòng)員呢?首先是把戰爭的政治目的告訴軍隊和人民。必須使每個(gè)士兵每個(gè)人民都明白為什么要打仗,打仗和他們有什么關(guān)系??谷諔馉幍恼文康氖恰膀屩鹑毡镜蹏髁x,建立自由平等的新中國”,必須把這個(gè)目的告訴一切軍民人等,方能造成抗日的熱潮,使幾萬(wàn)萬(wàn)人齊心一致,貢獻一切給戰爭。其次,還要說(shuō)明達到此目的的步驟和政策,現在已經(jīng)有了《抗日救國十大綱領(lǐng)》,又有了一個(gè)《抗戰建國綱領(lǐng)》,應把它們普及于軍隊和人民,并動(dòng)員所有的軍隊和人民實(shí)行起來(lái)。沒(méi)有一個(gè)明確的具體的政治綱領(lǐng),是不能動(dòng)員全軍全民抗日到底的。怎樣去動(dòng)員?靠口說(shuō),靠傳單布告,靠報紙書(shū)冊,靠戲劇電影,靠學(xué)校,靠民眾團體,靠干部人員??谷諔馉幍恼蝿?dòng)員是經(jīng)常的。要聯(lián)系戰爭發(fā)展的情況,聯(lián)系士兵和老百姓的生活,把戰爭的政治動(dòng)員,變成經(jīng)常的運動(dòng)。這是一件絕大的事,戰爭首先要靠它取得勝利。

    其次,《論持久戰》指出,中日之間的較量,也不僅是現代化程度的較量,而且還是意志與人心的較量,是軍隊的政治素質(zhì)的較量,如果中國軍隊能夠不斷提升政治素質(zhì),就會(huì )不斷抵消日本在裝備方面的優(yōu)勢。

    在《兵民是勝利之本》這一部分中,毛澤東則講了軍隊的政治優(yōu)勢與裝備優(yōu)勢之間的關(guān)系。他認為:

    革新軍制離不了現代化,把技術(shù)條件增強起來(lái),沒(méi)有這一點(diǎn),是不能把敵人趕過(guò)鴨綠江的。軍隊的使用需要進(jìn)步的靈活的戰略戰術(shù),沒(méi)有這一點(diǎn),也是不能勝利的。然而軍隊的基礎在士兵,沒(méi)有進(jìn)步的政治精神貫注于軍隊之中,沒(méi)有進(jìn)步的政治工作去執行這種貫注,就不能達到真正的官長(cháng)和士兵的一致,就不能激發(fā)官兵最大限度的抗戰熱忱,一切技術(shù)和戰術(shù)就不能得著(zhù)最好的基礎去發(fā)揮它們應有的效力。

    隨后,毛澤東再次論述了他的基本觀(guān)點(diǎn),中國走向衰落的基本原因,就在于人民沒(méi)有組織,社會(huì )沒(méi)有組織能力,一旦把人民組織起來(lái),那么,中國的社會(huì )結構就會(huì )發(fā)生根本改變,日本的武士組織,就不能與中國廣大的群眾組織相抗衡。他說(shuō):

    戰爭的偉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眾之中。日本敢于欺負我們,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國民眾的無(wú)組織狀態(tài)??朔诉@一缺點(diǎn),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們數萬(wàn)萬(wàn)站起來(lái)了的人民之前,使它像一匹野牛沖入火陣,我們一聲喚也要把它嚇一大跳,這匹野牛就非燒死不可。

    只要人民組織起來(lái),只要有一支人民的軍隊,“這個(gè)軍隊便無(wú)敵于天下,個(gè)把日本帝國主義是不夠打的”——在中華民族陷入亡國滅種的時(shí)刻,毛澤東的自信的聲音,如號角一般劃破了漫漫長(cháng)夜。

    《論持久戰》指出,中日之間的較量,也并非兩個(gè)國家之間的較量,而是全球戰略的較量。它威脅了美國在太平洋上的利益,而日本吞并中國東北,同時(shí)也在大陸方向上對蘇聯(lián)構成了嚴重威脅,從表明上看,日本固然是把中國孤立起來(lái)了,但是,從全球戰略上看,日本本身已經(jīng)空前孤立,目前,中國只是與日本作戰,而在不遠的將來(lái),日本將不得不與中美蘇同時(shí)作戰。相對于中國,日本固然在軍事、現代化程度和國力上都占據優(yōu)勢,但是,這種優(yōu)勢是表面的。實(shí)質(zhì)上,日本在政治動(dòng)員、意志較量和全球戰略三個(gè)方面,都處于劣勢,正是從政治動(dòng)員、社會(huì )組織能力和全球戰略三個(gè)方面看,日本必敗,中國的抗戰必勝。

    遠藤三郎后來(lái)在《日中十五年戰爭與我》一書(shū)中這樣說(shuō):讀到了毛澤東的《論持久戰》,我才知道日本的短板究竟是什么,中日兩國、兩軍之間的差異在哪里,特別是——我這個(gè)日本將軍,方才第一次真正明白了“日本的戰略”實(shí)際上是什么。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已經(jīng)準確地概括了日本的戰略,而這個(gè)戰略就是:“中間突破、兩翼齊飛”。

    毛澤東指出:日本的戰略,便是以整個(gè)中國為基地,向“大陸”和“海洋”兩個(gè)方面展開(kāi),而他用十幾個(gè)字,就一舉概括了日本的戰略實(shí)質(zhì):“為了南攻南洋群島,北攻西伯利亞起見(jiàn),采取中間突破的方針,先打中國?!?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在毛澤東看來(lái),日本的戰略并非不清晰,恰恰相反,日本的戰略一開(kāi)始是深謀遠略,非常清晰的:柿子撿軟的捏,首戰找弱敵打,從中路突破,進(jìn)攻最弱勢的中國,然后以中國為基地,逐步向兩翼展開(kāi)——這本是極為精明的戰略。

    在毛澤東看來(lái),這一戰略成敗之關(guān)鍵,不在遠藤之流所謂的“兩翼”,而在日本能否突破“中間”。然而,百密一疏,在這個(gè)精心的戰略布局中,日本唯一沒(méi)有想到的是:中國會(huì )抵抗,而且會(huì )如此長(cháng)時(shí)間、如此持久、如此頑強的抵抗。中國的長(cháng)期抵抗,使日本陷入了首戰不利的兵家大忌,中國的抵抗,使日本陷入到久拖不決的戰爭泥潭中。而從此之后,日本只能是步步被動(dòng),再也不能采取主動(dòng)的戰略。日本看起來(lái)是輸在了“兩翼”,但實(shí)際上卻是輸在了“中間”。

    因此,根本的問(wèn)題就在于:日本沒(méi)有想到中國會(huì )抵抗,而且會(huì )如此頑強持久的抵抗,這是因為:日本自己從來(lái)不懂得“抵抗”究竟是什么,而且,日本還把中國對西方強權的抵抗視為亞洲式的保守、落后和“不開(kāi)化”?!叭毡揪瘛敝兴狈Φ?,正是對強者的抵抗。面對西方的沖擊,近代以來(lái)的日本與中國的表現是完全不同的,面對西方的壓力,日本沒(méi)有經(jīng)過(guò)抵抗,就立即放棄了自我,而轉向了西方,但是,中國卻把這種壓力變成了自我變革的動(dòng)力,在抵抗西方中,重新創(chuàng )造出一個(gè)新的中國,走出了一條中國道路。于是,日本的近代化,就是全盤(pán)西化,而中國在抵抗西方中,能夠比西方想得更深,走的更遠,而日本卻在西方的壓力下放棄了自我,日本的現代化道路只是模仿西方,它不可能比西方想得更深,走得更遠。

    日本之所以自夸自己比中國優(yōu)秀,無(wú)非是因為自以為是“西方的好學(xué)生”,但是,這樣的所謂“好學(xué)生”,卻是為魯迅所不齒的“弱者”和奴才。魯迅說(shuō):“強者受到欺凌,抽刀向更強者。而弱者受到欺凌,則抽刀向更弱者”。自明治維新以來(lái),日本就是西方列強的奴才,日本自己不但在西方面前不抵抗,而且,吉田松蔭等“明治志士”們,反而提出了所謂“得失互償論”:即“失之于歐美,補償于鄰國”,這當然就是“受到強者的欺凌,而抽刀向更弱者”,而福澤渝吉的《脫亞論》,不過(guò)是把這種最可悲的弱者,粉飾為強者的遮羞布而已。

    《近代的超克》出版于1983年,回顧20世紀前半頁(yè)的歷史,作者竹內好感慨說(shuō):日本只認西方價(jià)值為普世價(jià)值,但是,忘記了西方的價(jià)值并不普世,因為西方的自由、平等只適用于西方的市民社會(huì ),并不包括西方的無(wú)產(chǎn)階級,更不包括世界上的殖民地人民,中國的反抗,則是要求把自由、平等推行到所有的人之中,而這才是真正實(shí)現普世價(jià)值。

    另一位日本思想家丸山真男則說(shuō),無(wú)論西方和日本都不代表普世價(jià)值,因為代表普世價(jià)值的是中國革命,日本和西方的現代化是自上而下的,中國革命是自下而上的,它的目的就是把自由、平等推行到最下層的人民中。

    丸山真男這樣比較中國與日本的現代化進(jìn)程說(shuō),日本的現代化不但沒(méi)有引發(fā)內部的社會(huì )革命,反而加劇了日本社會(huì )的封建結構,而中國的現代化進(jìn)程則是在反抗帝國主義的同時(shí),則進(jìn)行著(zhù)內部的社會(huì )革命。中國在抵抗強權中,煥發(fā)了自我,進(jìn)行了自我改造的革命,而且,中國革命不僅改造了中國,改造了東亞,也改造了世界。屹立在黃土高坡上的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一舉回答了日本的戰略是什么,以及什么叫“中國抵抗”。

    在遠藤三郎看來(lái),毛澤東這醍醐灌頂的論述說(shuō)明了:正是中國的持久抵抗救了蘇聯(lián),如果不是日本陸軍被中國牽制并被極大地消弱,那么,日本原本早就可以揮師北上,而那個(gè)時(shí)候,在西線(xiàn)窮于應付希特勒的斯大林,還能夠阻止日本的進(jìn)攻嗎?

    也正是中國的持續抵抗救了美國,如果日本能夠順利占領(lǐng)中國本土,那么,日本就有足夠的力量進(jìn)行20年的準備,并依據廣闊的大陸、新型的產(chǎn)業(yè)政策與美國爭奪海洋霸權。那時(shí)美國還能從海上對日本進(jìn)行封鎖嗎?

    更為關(guān)鍵的是:中國的持續抵抗,實(shí)際上也救了日本,如果日本順利地占領(lǐng)中國,那么,日本就將進(jìn)行“兩翼齊飛”的戰略,即同時(shí)進(jìn)攻蘇聯(lián)和美國,如果是那樣,那么戰爭的規模將無(wú)限地擴大,全人類(lèi)將為戰爭付出更大的代價(jià),而日本最終將會(huì )失敗得更慘。

    日本之所以一直不承認道義上的失敗,這就是在遠藤三郎乃至石原莞爾等“有思想的軍人”看來(lái),日本發(fā)動(dòng)戰爭的根本目的,就是力圖以“東方的價(jià)值”,批判“西方的價(jià)值”。但是,讀了《論持久戰》之后,遠藤三郎方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東方價(jià)值”。他說(shuō):真正的“東方價(jià)值”,就是抵抗強權,人類(lèi)的普世價(jià)值就是和平,武的意義是“止戈”,“止戈”才是軍人的道德,即“武德”。而這就是《論持久戰》中所指出的——“為永久和平而戰”。

    當毛澤東寫(xiě)《論持久戰》時(shí),第二次世界大戰還沒(méi)有全面爆發(fā),而毛澤東卻預言說(shuō):這次大戰與此前一切戰爭都不同,因為它將會(huì )產(chǎn)生一個(gè)極為重要的成果,這就是它將使全人類(lèi)認識到:和平是全人類(lèi)最普世的價(jià)值?!昂蜑橘F”,和平超越了“東方價(jià)值”和“西方價(jià)值”。而戰爭只有一個(gè)目的,那就是消滅戰爭。

    受到毛澤東所謂“為人類(lèi)永久和平而戰”論斷的啟發(fā),二戰結束后,遠藤三郎最早提出了這樣的建議:建立聯(lián)合國維持和平部隊。遠藤三郎差不多長(cháng)毛澤東一年,但是,他卻這樣說(shuō):在他(毛澤東)面前,我好像是一個(gè)后輩見(jiàn)到前輩一樣,心中充滿(mǎn)了惶恐與感激。

    陸地與海洋。這個(gè)問(wèn)題豈止困擾著(zhù)日本,而且也困擾著(zhù)全人類(lèi)那些最發(fā)達的頭腦,最強悍的心靈,猛士決戰,豈止在疆場(chǎng)。毛澤東與遠藤三郎當年關(guān)于全球戰略的對話(huà),對于今天的我們,依然具有深刻的啟發(fā)意義。

    1919年,英國戰略家哈爾福德·約翰·麥金德提出了“陸權論”。他指出:歐亞大陸是世界的核心,是“世界島”,而一切海洋國家,都處于邊緣?!罢l(shuí)統治了東歐,誰(shuí)就能主宰心臟地帶;誰(shuí)統治了心臟地帶,誰(shuí)就能主宰世界島;誰(shuí)能統治世界島,誰(shuí)就能主宰世界?!?

    基于這樣的陸權理論,英國、德國和蘇聯(lián),先后展開(kāi)了對歐亞大陸——特別是其核心地帶的爭奪?!岸稹逼陂g,美國戰略家尼古拉斯·斯皮克曼,則依據他的“三海戰略”,提出了“海權論”。他指出:地中海是控制歐亞大陸和非洲的要塞,加勒比海是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間的要沖,而中國南海則是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咽喉,誰(shuí)控制了這三個(gè)“?!?,誰(shuí)就將控制世界。麥金德把歐亞大陸視為中心,把海洋視為邊緣,但斯皮克曼則反其道而行之,他指出:只要以邊緣包圍中心,便可以瓦解中心。

    冷戰期間,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正是根據這樣的戰略,包圍并瓦解了蘇聯(lián)。但是,冷戰結束后,美國卻轉而追隨麥金德的陸權戰略,再次興兵西亞和中亞,最終,今天的美國則困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之中。歷史有著(zhù)驚人的相似,當年,陷入了陸地與海洋之間的徘徊而顧此失彼的是日本,而今,同樣陷入了陸地與海洋之間的徘徊和顧此失彼的,則是美國。

    《南京條約》簽訂后,魏源發(fā)憤寫(xiě)下了偉大的戰略著(zhù)作《圣武紀》。

    面對英軍從東南海上來(lái)的危局,魏源提出了這樣天才的構想,他指出:一味地固守東南沿海,與敵決勝于海上,這是錯誤的戰略,而正確的戰略,應是打到敵人后方去——即打到英屬印度去。魏源指出:大陸就是海洋,陸權就是海權,而如果用今天的說(shuō)法,這便是:“一帶”即是“一路”。

    安得倚天抽寶劍

    1935年10月,在寫(xiě)作《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一文之前,毛澤東寫(xiě)下了著(zhù)名的《念奴嬌·昆侖》。這首詞,以包納四宇的氣魄,闡述、發(fā)揮并總結了魏源所開(kāi)創(chuàng )的戰略思想,它把陸地與海洋融合為一體:

    橫空出世,莽昆侖,閱盡人間春色。

    飛起玉龍三百萬(wàn),攪得周天寒徹。

    夏日消溶,江河橫溢,人或為魚(yú)鱉。

    千秋功罪,誰(shuí)人曾與評說(shuō)?

    而今我謂昆侖:不要這高,不要這多雪。

    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為三截?

    一截遺歐,一截贈美,一截還東國。

    太平世界,環(huán)球同此涼熱。

    何謂海洋?海洋就是夏日消融的大陸;何謂大陸?大陸就是江河橫流的海洋。

    海洋與大陸不是對立的?!昂唷迸c“陸權”,本是一體。

    “橫空出世莽昆侖”,魏源和毛澤東,就是這樣超越了單純的“陸權論”和“海權論”。

    正是在“倚天抽寶劍”的毛澤東面前,洪水一樣蜂擁而上的強敵,無(wú)望地退卻了。


  • 上一篇:1966年,毛主席預言中國的“官員階級”,令人深思!
  • 下一篇:李慎明:毛主席為什么讓知識青年上山下鄉?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