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學(xué)習園地 > 文韜武略 > 正文
學(xué)習園地
  • 將來(lái)還會(huì )有陳永貴似的農民副總理嗎?
  • 時(shí)間:2024-04-12 13:12:33        編輯:陳心正        點(diǎn)擊量:582次
  • 心正評論:我是1965年出生的,中小學(xué)時(shí)代接受的是毛主席時(shí)代的教育,“工業(yè)學(xué)大慶、農業(yè)學(xué)大寨,全國人民學(xué)習解放軍”,那個(gè)時(shí)候沒(méi)有什么貪污腐敗,官員想的是為人民服務(wù)??纯催@些年抓起來(lái)的貪官污吏,動(dòng)輒上億元,還不被槍斃。這些年來(lái)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困難,各行各業(yè)掙錢(qián)越來(lái)越難。每年的兩會(huì )代表幾乎個(gè)個(gè)擁有億萬(wàn)財產(chǎn),是資本家的代表,有多少是代表人民利益的代表???毛主席等老一輩打下來(lái)的江山,正在被貪官污吏們毀掉!

    原文題目:陳永貴下臺感言:“ 老虎吃人有躲閃,人吃人可沒(méi)躲閃??!”

    原創(chuàng ) 新青年 2024-03-30 08:50 寧夏

    從1978年春天開(kāi)始,大寨這面紅旗開(kāi)始動(dòng)搖了。

    那時(shí),安徽省率先搞起了包產(chǎn)到戶(hù),四川省將自留地擴大到總耕地面積的15%,還開(kāi)放了自由市場(chǎng)。

    不久,鄧小平肯定了安徽、四川的一些做法,中共中央也支持這類(lèi)試驗。

    同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召開(kāi),國家走上了改革開(kāi)放的道路,家庭聯(lián)產(chǎn)承包責任制在農村普遍鋪開(kāi)。

    安徽省委第一書(shū)記萬(wàn)里在會(huì )議上一語(yǔ)驚人:“什么這個(gè)學(xué)大寨學(xué)歪了,那個(gè)學(xué)大寨學(xué)錯了,大寨本身就不正!”,并表態(tài)“今后安徽不組織去大寨參觀(guān),也不去學(xué)大寨那一套?!?

    鄧小平也敲打陳永貴:“你以為現在還是‘四人幫’在臺上的時(shí)候嗎?······你才加入共產(chǎn)黨有多久呢?永貴同志,我希望你還是按照一個(gè)共產(chǎn)黨員的標準,首先檢查一下自己吧?!?

    在此背景下,陳永貴先后辭去了省、地、縣的領(lǐng)導職務(wù)。隨著(zhù)陳永貴個(gè)人命運的起伏,已經(jīng)接近結尾并且已經(jīng)使大部分社隊受益的昔陽(yáng)“西水東調工程”也被迫中止。

    對這件事,陳永貴特別痛心。他多次說(shuō),

    “這個(gè)工程已經(jīng)開(kāi)通了34 公里的穿山隧洞,按照原計劃,只要在上游建一座34萬(wàn)立方米的攔河水庫,就能從根本上解決昔陽(yáng)縣水源奇缺的問(wèn)題,這是造福人民的一件 好事。我不明白,這個(gè)對人民有很大好處的工程為什么被停止?”

    更讓陳永貴心寒的是,有一些人以為陳永貴要垮臺了,也來(lái)了一個(gè)“落井下石”,編造謊言,攻擊誣陷,搞了一些“揭發(fā)材料”送到中央。

    嚴峻的形勢,最能考驗記者的良知。有的記者在大寨紅的時(shí)候,不惜筆下生花;當大寨失落時(shí),不惜落井下石。

    比如前些年人民日報就發(fā)表社論《用革命精神建設山區的好榜樣》,號召全國人民學(xué)習大寨人的革命精神。

    陳永貴一受到質(zhì)疑,人民日報就發(fā)表《再也不要干“西水東調”式的蠢事了》,甚至還攻擊大寨說(shuō),它不是干出來(lái)的,是國家喂起來(lái)的,還用秦始皇修長(cháng)城、隋煬帝修運河的例子說(shuō)這項工程是勞民傷財。

    人們看到這類(lèi)文章后甚為吃驚,陳永貴看了這樣的文章十分生氣,好端端的昔陽(yáng)和大寨,一下子就一無(wú)是處了?他想不通,吃不下飯,身體就扛不住,沒(méi)多久就病倒了。

    在病床上,陳永貴唉聲嘆氣,念念叨叨地說(shuō):

    “實(shí)事求是,實(shí)事求事。西水東調本來(lái)是為民造福,咋成了蠢事?昔陽(yáng)沒(méi)武斗、沒(méi)停產(chǎn)、經(jīng)濟飛躍,咋成了十年動(dòng)亂的重災區?大寨苦干了多年,咋倒欠了國家的債?”

    使陳永貴苦惱的還有昔陽(yáng)的干部處理問(wèn)題。陳永貴是一個(gè)重感情的人,他想,昔陽(yáng)縣的干部們跟著(zhù)我老陳大干苦干,幾年里共修筑了1000多公里大壩,平整了6萬(wàn)多畝土地,這些老哥們老姐們吃苦在前,沒(méi)有半點(diǎn)物質(zhì)享受,卻得不到公正的評價(jià),調出昔陽(yáng)的受到排擠,留在昔陽(yáng)的先后被撤職。陳永貴覺(jué)得是自己連累了大家,難免耿耿于懷。

    一天陳永貴忍不住了,去找李先念訴說(shuō)了一番。李先念見(jiàn)陳永貴氣得不行,就跟下邊打了個(gè)招呼,說(shuō)那些內參別往陳永貴處送了,他看了很生氣,對身體不好。于是陳永貴這位政治局委員從此就看不著(zhù)國內動(dòng)態(tài)清樣了。

    內參這頭是眼不見(jiàn)心不煩了,報紙上的東西卻源源不斷地灌進(jìn)來(lái)?!度嗣袢請蟆穾ь^開(kāi)炮之外,1980年8月29日,《山西日報》竟然也發(fā)表社論——《繼續肅清學(xué)大寨中的極左流毒》。

    這樣的社論還不止一篇。9月24日載文:《人妖為什么被顛倒?》,《山西青年》也緊跟形勢,發(fā)表了社論:《虎頭山下一惡》。

    山西省內長(cháng)期受陳永貴一派壓制的人這回抬起了頭。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協(xié)委員對陳永貴群起而攻之,揭發(fā)了他一大堆問(wèn)題,并且要求罷免他全國人大代表的資格,追查他和“四人幫”的關(guān)系,追究他在一些事情上的法律責任。

    在北京的陳永貴聽(tīng)說(shuō)了這些事,長(cháng)嘆著(zhù)說(shuō):“唉,老虎吃人有躲閃,人吃人可沒(méi)躲閃哩!”

    1980年9月,在全國人大五屆三次會(huì )議上,陳永貴請求辭去國務(wù)院副總理的職務(wù),大會(huì )同意了他的申請。之后在北京東郊農場(chǎng)擔任顧問(wèn)。

    1985年8月,陳永貴住進(jìn)北京醫院,確診為肺癌。

    一方面由于他近幾年心情極端壓抑,導致身體每況愈下;另一方面由于他的煙癮很大,在大寨抽自種的旱煙,進(jìn)了京當上了國務(wù)院副總理才改抽香煙,但都是3毛左右一合的劣質(zhì)煙,得此病大約與長(cháng)期抽劣質(zhì)煙有關(guān)系。

    陳永貴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便不再吃藥。因為他覺(jué)得,那是在給國家浪費錢(qián),反正自己也沒(méi)救了。

    醫生們一直鼓勵他說(shuō),能夠治好。陳永貴卻搖搖頭說(shuō):

    “周總理得的也是癌,能治好還能不治?”

    陳永貴開(kāi)始料理自己的后事。當了二十幾年大領(lǐng)導的陳永貴,共有存款8023元。本來(lái)他想都交黨費,但家屬反對,因為他的小兒子還有幾個(gè)月就要上大學(xué),家里沒(méi)有錢(qián)交學(xué)費,他才留了一部分孩子的學(xué)費。

    1986年3月26日,陳永貴病逝,終年72歲。

    陳永貴葬禮時(shí),八寶山殯儀館門(mén)外冷冷清清,讓人誤以為把時(shí)間、地點(diǎn)看錯了。

    華國鋒得知消息后,專(zhuān)門(mén)乘車(chē)趕了過(guò)來(lái),他一言不發(fā)地走進(jìn)告別室,在陳永貴的遺體前三鞠躬,呆呆望著(zhù)陳永貴的遺體,流下淚來(lái)。接著(zhù),華流著(zhù)淚慢慢地繞著(zhù)陳永貴走了一圈,又一言不發(fā)地與陳永貴的親屬一一握手,然后上車(chē)離去。

    華沒(méi)有說(shuō)一句話(huà),但他的眼淚是瞞不人的,也許他想到了毛主席在世時(shí)對他的囑托,也許他想到了和陳永貴一起奮斗的日日夜夜,也許他還想到了陳永貴給他的那些建議和忠告……

    不同于北京的冷清,當陳永貴的骨灰盒送回大寨時(shí),靈車(chē)開(kāi)到河北與山西交界的娘子關(guān)時(shí),只見(jiàn)一些昔陽(yáng)縣的領(lǐng)導已在此迎候。

    當靈車(chē)行至平定與昔陽(yáng)的交界處,迎面又有一排人跪在路上。大寨的梁便良、郭鳳蓮等人在此迎靈。

    下午4點(diǎn),當靈車(chē)終于開(kāi)到大寨時(shí),這里早已人山人海,四面八方的老百姓把大寨圍了個(gè)水泄不通,甚至有人痛哭喊著(zhù)“老書(shū)記”。

    陳永貴的兒子陳明珠,捧著(zhù)骨灰盒從車(chē)上下來(lái),許多人一見(jiàn)就放聲大哭,更多的人向陳明珠擁過(guò)去,都想摸一下骨灰盒。

    震耳欲聾的鞭炮炸響了,昔陽(yáng)藝術(shù)學(xué)校的樂(lè )隊奏起了山西民間樂(lè )曲。

    按照陳永貴的遺愿,他的骨灰撒在了大寨的土地上。大寨人在虎頭山頂為他立了一座碑,上書(shū):“功蓋虎頭,績(jì)鋪大地”!

    陳永貴同志去世了,不過(guò),大寨的大壩還在,昔陽(yáng)造出來(lái)的那六萬(wàn)多畝地還在,全中國學(xué)大寨學(xué)出來(lái)的那1.8億畝水澆地也基本還在。

    這些東西是會(huì )長(cháng)久留下來(lái)的,就象2500年前李冰父子修建的使300萬(wàn)畝農田得灌溉之利的都江堰一樣。

    當美國人韓丁再次來(lái)到大寨,針對這種情況連聲感嘆道:

    “大寨的道路是中國走的道路,大寨精神是民族精神。大寨對中國農業(yè)的改變是起了積極作用的,不應該是這個(gè)樣子呀!”

    ……………………………………………………………………………………………………………………………………………………………………

    猜你喜歡:

    永貴大叔的跌宕人生

    你憑什么看不起郭沫若?

    閱讀 3.7萬(wàn)

    24條留言

    碧海北京3月30日   私者一時(shí),公者千古。歷史自有公論。

    亦然 湖南3月30日   公者千古!私者一時(shí)。

    武健山東3月30日  毛澤東思想永放光芒!

    張老師   山東  3月30日  公者千古,私者一時(shí)!

    王繼庭 華文月刊(總編)

    安徽  3月31日

    "你才加入共產(chǎn)黨有多久呢?"這話(huà)問(wèn)的實(shí)在沒(méi)有水平,加入長(cháng)短早晚與水平和信仰有關(guān)系嗎?張國燾入黨早不早?周佛海入黨早不早?他們比許多人可要早得多!

    1條回復

    仗劍煮酒  山西   3月30日

    “唉,老虎吃人有躲閃,人吃人可沒(méi)躲閃哩!”

    微信網(wǎng)友 浙江  3月30日

    光緒十年,慈禧借中法戰爭戰局不利之機發(fā)動(dòng)“甲申易樞”,將以奕訢為首的軍機處全班成員統予罷斥,逐出權力中樞,代之以已成為馴服工具的醇黨集團,并瓦解了早已為其所不滿(mǎn)的清流派。至此,終于使自己擁有了不受制約的至高無(wú)上的權力。

    豁達  甘肅  3月30日

    延安精神、南泥灣精神、紅旗渠精神、大寨精神、大慶精神、兩彈一星精神,其核心內涵均有艱苦奮斗、自力更生、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如今,條件改善了,但毛主席帶領(lǐng)全黨和全國人民樹(shù)立的民族精神仍需繼續弘揚和傳承。

    問(wèn) 道 者   北京3月30日

    毛主席的思想永放光芒!

    ZxB  北京3月30日

    實(shí)事求是最好!實(shí)事求是最難!

    新寶  北京  3月30日  歷史的印記!轉載。

    楓橋夜泊  陜西  3月30日  工業(yè)學(xué)大慶,農業(yè)學(xué)大寨,全國學(xué)習解放軍,這三面紅旗永遠高高飄揚!

    春暖花開(kāi)   河北   3月30日   毛主席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

    聞濤  河南  4月1日  大寨是艱苦奮斗的旗幟,大寨精神永放光芒。

    凱歌廣西4月1日    革命的邏輯被致富提代,  斗爭的邏輯被市場(chǎng)公關(guān);   兩條道路, 兩個(gè)階級的斗爭是越來(lái)越清晰了;

    黃繼年安徽  6天前大寨精神永存?。?!

    劉建明  西藏  5天前  陳永貴還是心中有老百姓的! 讓歷史告訴未來(lái)

    北京  4天前  熱淚盈眶。[流淚][流淚][流淚]

    已無(wú)更多數據


  • 上一篇:1972年尼克松訪(fǎng)華期間的一段智斗令人感嘆
  • 下一篇:已經(jīng)沒(méi)有了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