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欄目:首頁(yè) > 學(xué)習園地 > 法律法規 > 正文
學(xué)習園地
  • 民事訴訟原告資格的判斷標準
  • 時(shí)間:2024-03-12 10:36:33        編輯:陳心正        點(diǎn)擊量:1885次
  • 心正說(shuō)明:民事訴訟原告認定資格,以下有兩篇文章,供參考                               

                           (一)《民事訴訟法原告資格包括哪些》

    文章來(lái)源:律圖小編整理 · 2024.03.04

    導讀:(一)原告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二)有明確的被告(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shí)、理由(四)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依據是《民事訴訟法》 第119條。該規定對原告資格認定的關(guān)鍵標準為,原告是否與案件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

    民事訴訟法原告資格包括哪些?

          公民之間因財產(chǎn)糾紛、合同糾紛等引發(fā)的訴訟都屬于民事訴訟范疇。在民事訴訟主體中,原告和被告是最重要的兩個(gè)主體。成為原告需要具備一定條件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充當原告的,那么民事訴訟法原告資格包括哪些?我們通過(guò)下文了解下這方面的法律知識。

    一、我國民事訴訟中原告資格制度的規定

    法律意義上的資格,是指社會(huì )主體滿(mǎn)足立法機關(guān)預設的一定條件而在法律關(guān)系中所具有的法律身份或充當的法律角色。民事訴訟中原告資格,即指民事訴訟法所規定的特定訴訟主體在民事訴訟法律關(guān)系中所具有的法律地位或充當的法律身份,與法院、被告等其他訴訟當事人產(chǎn)生相應訴訟法律關(guān)系,受人民法院裁決約束的一種訴訟主體在整個(gè)程序中的身份。目前,我國民事訴訟中對原告資格的規定為:

    (一)原告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

    (二)有明確的被告;

    (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shí)、理由;

    (四)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民事訴訟法》 第119條)。該規定對原告資格認定的關(guān)鍵標準為,原告是否與案件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而關(guān)于“利害關(guān)系”一詞的具體含義和內容,尚未有明確的法律規定,由此這也成為司法實(shí)踐中面臨的障礙和學(xué)者們討論的話(huà)題。

    二、對我國民事訴訟中原告資格認定標準的修改與完善

    通過(guò)前述分析我國民事訴訟中原告資格制度的滯后和不足,為充分保護新興公共利益的需要,在借鑒國外有利做法和經(jīng)驗的基礎上,亟需從立法上修改和完善我國關(guān)于這一制度的不適宜的規定,實(shí)質(zhì)上就是要大大拓寬原告資格的范圍。

    (一)刪除“直接利害關(guān)系”作為原告資格的認定標準

    (二)明確公益訴訟原告資格多元化

    將私人、社會(huì )組織等賦予有權提起公益訴訟原告資格,已是國際上較為普遍的做法。社會(huì )組織作為國家的重要組成部分以及私人利益的代表,當其所代表的利益受到侵犯,理當有權以原告資格提起訴訟。而公民作為我們社會(huì )生活中最基本的元素,不論自身利益抑或是公共利益受到侵害,其均為最終的受害方,也就自然而然地享有提起民事訴訟的原告主體資格。

    (三)建立惡意訴訟行為的懲罰機制

    擴展民事訴訟中原告資格范圍,目的是為了最大限度保障遭受侵害的私人和公共利益,但同時(shí)也要防止一些個(gè)人或者組織為謀取不正當利益,故意將與案件無(wú)關(guān)的人或者單位列為被告的惡意訴訟行為的發(fā)生。因此,應當進(jìn)一步修訂現行《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對惡意訴訟行為的懲罰機制:經(jīng)審判機關(guān)審查,屬于惡性訴訟行為的,視情節輕重采取相應的懲戒措施。同時(shí),因惡性訴訟給對方造成民事權益損害的,對方可以提起侵權行為訴訟,追究惡性訴訟行為人的損害賠償責任。

    由此可見(jiàn),公民要在成為民事糾紛案件的原告,需要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有明確的被告、并且要有合理的訴訟請求,事實(shí)與理由等。法院收到訴訟狀后,會(huì )對民事訴訟法原告資格進(jìn)行審查。確定無(wú)誤后會(huì )要求原告承擔舉證責任,提供與案件有關(guān)的證據材料。

    ………………………………………………………………………………………………………………………………………………………………

                              (二)民事訴訟原告資格的判斷標準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一款是對民事起訴主體的限制,規定了成為民事訴訟原告的資格條件。根據該項條文,具備民事訴訟原告資格,條件有二:一是實(shí)質(zhì)要件,即與所訴案件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二是形式要件,即必須是可以成為訴訟主體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

    在民事司法實(shí)踐中,通常有兩種觀(guān)點(diǎn):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是否具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取決于起訴人的主觀(guān)心態(tài),即只要有提起民事訴訟的真實(shí)意思表示,就應當認為起訴人具備原告資格。另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是否與案件具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必須經(jīng)人民法院審查后才能確認,這種審查包括了在起訴階段的形式審查與審理階段的實(shí)質(zhì)審查。這兩種觀(guān)點(diǎn)在方法論上存在本質(zhì)差別,也是導致民事審判實(shí)踐中駁回起訴與駁回訴訟請求相互混淆的根本原因,極有必要從理論上加以厘清。

    筆者認為,以上兩種觀(guān)點(diǎn)都有失偏頗,而要搞清楚這個(gè)問(wèn)題,就必須分清訴權與勝訴權之間的區別。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是從訴訟程序意義上規定了提起民事訴訟的條件,它是判定當事人是否具有訴訟權利的依據,它解決的是當事人起訴的權利與資格的問(wèn)題,屬程序法上的概念。而勝訴權解決的是當事人的起訴受理后,其主張的訴訟請求能否得到人民法院支持和保護的問(wèn)題,屬實(shí)體法上的概念。由此可見(jiàn),在審查起訴階段,對于民事訴訟原告資格的認定判斷問(wèn)題,只能由人民法院立案庭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一款的規定進(jìn)行程序意義上的審查,這種審查因不涉及實(shí)體問(wèn)題,它無(wú)須判斷起訴人的訴訟請求是否合法、合理,所訴事實(shí)是否清楚,證據是否真實(shí)充分,只要起訴人在民事訴狀中寫(xiě)明了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依據的事實(shí)理由,提供了一定的證據材料,且屬受訴法院主管和管轄,起訴人即應成為訴訟法意義上的原告。

    當事人起訴后,人民法院在立案受理前,雖然不作實(shí)體上的審查,但是并不意味著(zhù)簡(jiǎn)單的立案登記。如果說(shuō),只要當事人提起民事訴訟,就當然具備民事訴訟原告資格,那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一款關(guān)于原告資格的限制性規定將失去存在的意義。所以,人民法院面對當事人的起訴,不是審不審查的問(wèn)題,而是如何審查的問(wèn)題。換句話(huà)說(shuō),人民法院在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一項審查起訴人原告資格時(shí),應當根據何種標準,才能判斷出起訴人是否“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呢?

    筆者認為,這種判斷依據就是起訴人的起訴狀。因為民事訴訟法在原告資格問(wèn)題上確定的直接利害關(guān)系標準與案件的事實(shí)認定密切相關(guān),對它的判斷本質(zhì)上涉及訴訟實(shí)體內容,而立案審查的原則又天然排斥對實(shí)體問(wèn)題的審查,所以,要實(shí)現二者的衡平與統一,必須在民事訴訟理論上引入起訴事實(shí)與認定事實(shí)的概念。起訴事實(shí)是起訴人在提起訴訟時(shí)所依據和主張的事實(shí),認定事實(shí)是人民法院經(jīng)過(guò)實(shí)體審理后,根據證據規則最終確認的事實(shí)。起訴事實(shí)關(guān)注的是程序問(wèn)題,與訴權息息相關(guān);認定事實(shí)解決的是實(shí)體問(wèn)題,與勝訴權密切聯(lián)系??梢?jiàn),二者在內涵、外延、性質(zhì)、標準上都是不同的。人民法院審查民事訴訟原告資格,判斷起訴人是否“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所依據的事實(shí)只能是起訴人在民事起訴狀中載明的起訴事實(shí),即只要根據起訴狀中敘述的事實(shí)能夠判斷出起訴人“與案件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就可以認定起訴人具備了訴訟法意義上的原告資格。從訴權理論上講,這種認定應當是固定的、一致的,無(wú)論實(shí)體審查后的事實(shí)是否變化,都不應影響到對起訴人原告資格的認定。

    下面運用這一判斷標準對審判實(shí)踐中的兩個(gè)案例進(jìn)行分析:

    案例一:甲受乙雇用建房,后雙方為報酬支付問(wèn)題發(fā)生糾紛,甲以返還勞動(dòng)報酬為由將乙訴至法院。人民法院在立案審查時(shí),只能根據甲訴狀中陳述的事實(shí)判斷出“甲作為雇工,有向雇主乙請求支付勞動(dòng)報酬的權利”,從而認定甲與本案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guān)系,應具有原告主體資格。如果此案經(jīng)過(guò)人民法院開(kāi)庭審理后發(fā)現,甲和乙之間的工資報酬早已結清,甲是因為得知乙直接證據遺失后想從中訛詐。這時(shí),法院不能也不應認為甲與乙之間已沒(méi)有債權債務(wù)關(guān)系,就判定甲與案件沒(méi)有真正的利害關(guān)系,從而以甲不具有原告主體資格為由裁定駁回甲的起訴。這種情況屬實(shí)體審查后的事實(shí)判斷,與起訴時(shí)的訴訟資格無(wú)關(guān),人民法院只能認為甲的起訴缺乏事實(shí)和法律依據,從實(shí)體上駁回甲的訴訟請求。否則,如果法院一律以審理后的事實(shí)作為原告資格的判斷標準,那就會(huì )得出只有勝訴者才具備原告資格的結論,這種結論顯然是荒謬的。

    案例二:未成年人甲被乙打傷,甲父以甲監護人的身份直接對乙提出損害賠償之訴。對這種情況,人民法院同樣是依據甲父的民事訴狀,就可判斷出甲父與乙之間在法律上沒(méi)有直接利害關(guān)系,從而認定甲父不具有原告資格,對他的起訴,應裁定不予受理。

    根據上述分析,再來(lái)考察以下兩種情況的法律適用問(wèn)題。1.甲憑自己偽造的一份欠條起訴乙歸還欠款。2.甲憑撿到的一張真實(shí)欠條起訴乙還款。這兩種情況在民事審判實(shí)踐中爭議很大,極易混淆。通常的一種說(shuō)法是:對第一種情況,如果經(jīng)過(guò)審理,查明欠條確系偽造,說(shuō)明甲和乙之間沒(méi)有真正的債權債務(wù)關(guān)系,應從實(shí)體上駁回甲的訴訟請求;對第二種情況,如果經(jīng)過(guò)審理,查明該欠條的真實(shí)持有人是丙,則應認為甲不是真正的權利主體,與本案無(wú)利害關(guān)系,應從程序上駁回甲的起訴。如前所述,這種觀(guān)點(diǎn)還是混淆了訴權與勝訴權之間的區別,在對民事訴訟原告資格的判斷標準上產(chǎn)生了混亂,其結果就表現為程序與實(shí)體上的相互混同。從訴權角度分析,對上述這兩種情況,無(wú)論欠條是真是假,甲是否是真實(shí)的權利主體,都不是人民法院在進(jìn)行立案審查時(shí)確定起訴人原告資格所必須的判斷依據。在訴訟程序上,只要甲提交了明確的起訴狀和相關(guān)的證據材料,法院根據甲民事訴狀中敘述的相關(guān)事實(shí)能夠判斷出其與所訴糾紛有法律上的直接利害關(guān)系,甲就當然具備了原告資格。故上述兩種情況,均是在經(jīng)過(guò)實(shí)體審理后得出的結論,與甲的訴訟主體資格無(wú)關(guān),只能認為甲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從實(shí)體上駁回其訴訟請求。

    (作者:吳名,工作單位: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

  • 上一篇:有限責任公司股東需要承擔的義務(wù)與可能面臨的責任
  • 下一篇:邯鄲市三名中學(xué)生殘忍殺害同學(xué)會(huì )否判死刑?

  • 分享到:
  • 我來(lái)說(shuō)兩句
    登錄后可評論



  • 網(wǎng)易
  • 百度
  • 大眾網(wǎng)